作者:爆炸20190707“啊哈哈哈,好爽,苁婊子,原来你这么骚啊!”

    “喔,嘿嘿,来,吃鸡巴!”

    “苁婊子,你伺候的爷好爽哦!”……半夜,白帝大学的男生宿舍,睡梦中的书呆子莫文忽然哈哈大笑地说了几句梦话,宿舍里的三个室友惊醒了,看到熟睡中的莫文又默不作声了,几人无奈摇了摇头,唉,这个书呆子怕是做春梦了。

    莫文的几个舍友都是腼腆斯文的同学,没有刘杰庞黑这路校园混子,不然看莫文这样,管他是不是在睡觉早给他提拎起来一顿胖揍。

    自从上次夜里,莫文的女神——白帝大学首席校花苁蓉被刘杰光着屁股锁在教学楼前的宣传墙上,让莫文吃了个现成,莫文对苁蓉就一直念念不忘。

    苁蓉不止是莫文的女神,更是全校男生的女神,她美丽绝色,品学兼优,经常作为学生代表在学校的各种大会上作宣讲,是全校学生的楷模,她是学生会部长,她是校园偶像,有着自己的女神护卫队,苁蓉就像一颗星一样闪耀,灿烂。

    反观莫文,身材瘦瘦小小,长相普普通通,戴着副大框眼镜,在别人眼里是个书呆子,懦弱胆小,没有特长,默默无闻的一个人(莫文莫文,默默无闻)。

    苁蓉是莫文遥不可及的女神,莫文本来只有意淫的份,但却幸运的让他给肏了,还发现了苁蓉被刘杰庞黑这帮校园混混胁迫调教的秘密,这种身份上的差距让莫文暗爽不止。

    梦中,莫文似乎又回到了那晚,他抱起校花少女两条赤裸雪白的美腿,胀得发紫的阴茎恶狠狠地捅向少女柔软稚嫩的花心深处,“呀,肏死你!肏死你!苁婊子,你知道吗,老子意淫你很久了,全校男生都在意淫你,老子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肏你,因为你太优秀了。没想到今天愿望实现了,啊哈哈哈,好爽,苁婊子,原来你这么骚啊!刘杰他们胁迫你调教你这么久我都不知道,喔,好棒,女神,女神,女神,肏!!”

    “轻点,轻点,疼!……啊,求你……求你不要说了,呜呜……”

    梦里,苁蓉的两条腿都被莫文抬起,全身的体重都压在锁在屁眼里的肛锁上,前面的肉穴又承受着莫文的狂插勐抽,双重的折磨让少女痛得叫出声。

    莫文可不理会她,任凭她哭着求饶,硕大的阴茎仍然不断地朝深处顶去,眼中都是兽欲的光芒。

    晚自习时间,教室忽然进来几个学生会成员,所有男同胞们的目光都集中在校花少女身上。

    作为白帝大学的首席校花,苁蓉到哪里都是全场的焦点,今晚绝色容颜的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蓬蓬裙,腰间俏皮的系着一条紫色的小皮带,让青春靓丽的少女身上多了一丝灵动的感觉。

    苁蓉的腿上穿着两条黑色的学生丝袜,丝袜的上边和短裙间露出少女雪白诱人的大腿,脚上穿着一双帆布鞋,满满的学院风,一看就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几个学生会成员来宣讲关于下周末组织夏令营活动的事情,苁蓉一上台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洁白的衬衫,清新亮丽的黑色蓬蓬裙,俏皮的小皮带,少女感十足的黑色过膝丝袜,清新悦耳的嗓音,有条不紊地宣讲,不愧是大家的女神,白帝大学的首席校花。

    没几人知道少女光鲜亮丽的衣着下面,是被刘杰等人残忍穿在身上的乳环和阴环,除了刘杰庞黑一帮人,还有莫文外,没人知道。

    如果不是知道苁蓉被胁迫调教的事实,莫文不会发现,少女看似神色自若、有条不紊的说话间,有着不易察觉的停顿,还有苁蓉的脸上存在着一丝本不该有的绯红。

    莫文觉得有猫腻。

    因为个子矮而坐在第一排的莫文发现苁蓉的胸口在不明显地微微起伏,像是在极力地忍受什么。

    莫文故意将笔掉在桌下,钻进桌底捡笔,脑袋探进讲桌下,莫文眼睛都直了。

    好家伙,站在讲台上有模有样宣讲的少女,短裙内被塞了一根黑色的粗大按摩棒正在嗡嗡地转着,苁蓉没有穿内裤,仅凭着两腿夹住按摩棒不让它掉下来。

    按摩棒飞速地旋转着,苁蓉的肉穴内不断涌现出少女的体液,已经流到了雪白的大腿上,好在体液透明,和少女雪白的大腿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看出问题。

    经过刘杰他们的调教,身体敏感的苁蓉快被振动棒搞喷了,不断涌出的体液让她越来越难夹住肉穴中的振动棒。

    莫文惊呆了,如果苁蓉身体里的按摩棒不小心掉出来,她该多尴尬啊,还有什么脸见人,她在白帝大学竖立起来的校花形象也就毁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

    忽然苁蓉身体里的按摩棒被远程调成最大模式,按摩棒最高频率地震动起来,只见苁蓉的双腿开始剧烈地抖动,似乎就要忍不住了,肉穴中的爱液哗哗地往下流,已经流到她的过膝丝袜上。

    “嗯……”

    少女不易察觉地轻哼一声,苁蓉当众高潮了,她一只手迅速伸进桌底,在按摩棒就要掉下来的时候按住了它。

    高潮中苁蓉下体中的爱液不受控制地往外喷,她用手掌堵住洞口,让源源不断地潮喷顺着自己的大腿流下去。

    被刘杰在公众场合调教过很多次,苁蓉的面部表情管理的非常好,即使高潮时自习室里的学生也最多只能发现刚才微微停顿了一下。

    谁能想象得到,站在讲台上宣讲的校花少女身体里一直被塞着一根粗大的振动棒,而且还被它当众搞喷了。

    沷怖页2u2u2u、c0m源源不断的淫液喷涌而出,从少女的指缝间流到大腿上,然后又顺着少女雪白的大腿流到它的过膝丝袜上,最后流进少女脚上穿着的帆布鞋里。

    好在少女穿的是黑色丝袜,不仔细观察的话看不到丝袜湿了。

    高潮结束,苁蓉又将震动中的按摩棒按进身体里,靠着自己的双腿夹住它,没人知道神色如常的她刚才经历了什么,除了刘杰庞黑他们,还有莫文。

    演讲结束,下个学生会成员上台,苁蓉缓缓地走下台,在教室前的墙上靠了会儿,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教室。

    一直关注着她的莫文看在眼里。

    莫文觉得有情况,苁蓉离开的前几秒刘杰他们刚刚出教室。

    莫文也偷偷跟出去,亲眼看着白帝大学的首席校花苁蓉悄悄地进了男厕。

    莫文回到教室,天空打了几道闪电,看来要下雨了。

    学生会的人员都走后,又过了很久刘杰他们也回来了,但迟迟不见苁蓉出现,莫文心中一动,又偷偷走出教室。

    来到男厕,莫文一个隔间一个隔间推门,都是空的,最后一个隔间推不开门,莫文敲了敲门,没人应。

    “砰!”

    莫文一脚下去,门开了,里面的暗锁崩掉了。

    朝里一看,莫文只感觉血脉贲张、兽欲翻涌。

    绝色容颜的少女坐在马桶上,两条穿着黑色过膝丝袜的美腿被两根尼龙绳拴着,吊在两侧的墙上,少女脚上的两只帆布鞋被脱下扔在一边的便篓里,两只诱人的黑丝脚吊在空中,少女身上的黑色蓬蓬裙被推到腰上,露出没有穿内裤的淫荡下体,少女的私处大敞着,正对门口。

    校花少女上身穿的洁白衬衫被撕开到胸下位置,露出女孩没有穿胸罩的少女双乳,浑圆雪白的少女乳房淫荡地暴露在空气中,如樱桃般的稚嫩乳头上被残忍地穿着两个沉甸甸的银色不锈钢乳环。

    苁蓉的双手被一根绳子拴着,让她不能穿好自己的衣服,也不能放自己的双腿下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莫文淫邪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流转,毫无办法地看着自己稚嫩的双乳和大敞着的肉穴暴露给一个男人。

    自莫文踢开门后,苁蓉就一脸的惊恐和无助。

    此时的校花少女,精致美丽的脸上和白皙诱人的双乳上都被射满了男人的精液,一片狼藉,淫荡不堪。

    刚刚刘杰庞黑一伙人把苁蓉叫到男厕,为了惩罚她上台演讲的时候没有夹紧按摩棒,刘杰等人将苁蓉一顿勐肏,之后以这种羞人的姿势将她拘禁在男厕里,走时还以一种事不关己的语气对她说,如果你这个样子不想让人看见的话,就不要出声,否则出现什么后果可跟他们无关。

    还说让她乖乖呆着,如果出声吸引到别人,他们可不敢保证对方会不会上报给学校,或者在校园里宣传。

    刘杰他们临走时说,为了惩罚她,明天早上上课前才过来给她松绑!莫文踢开门后,看着白帝大学的首席校花苁蓉被这样淫荡地吊着,血液翻涌,裤裆里的弟弟一下就支棱起来。

    看着女神绝色的脸上和白皙的胸上都布满着粘稠的精液,兴奋地暗叫。

    “呜呜……不要……”

    看着眼前蠢蠢欲动的男人,苁蓉委屈地轻声求饶。

    害怕吸引更多人来,苁蓉不敢大声说话。

    莫文刚一出现,苁蓉就认出了他。

    那晚被刘杰锁在教学楼下的宣传墙上,后来翟东让她把衣服脱光后,自己就是被他给奸了的。

    不同于刘杰他们喜欢玩弄调教花样,眼前瘦瘦小小的男生就是粗暴地肏,非常的粗暴,那晚被莫文抬起双腿肏,让她全身的体重都压迫在娇嫩的屁眼上,苁蓉想想还是有些心悸。

    关上门,莫文脱下裤子,露出早已斗志激昂的弟弟,没想到看起来身材瘦小的他鸟却比刘杰庞黑他们都要大,又粗又长,平时看不出,勃起后和身材极不成比例。

    真是人不可貌相,可能是从小胆小懦弱惯了,看到自己喜欢的女神连上去搭讪都没有勇气,只有私底下意淫打手枪的份,他的阴茎成长的非常粗大。

    看到莫文的大鸟,苁蓉脸都吓白了,七十五度角向上,直挺挺的,像是在跟她敬礼,看着有近20cm长。

    苁蓉都想不通眼前这样一个瘦瘦小小的男生,鸟怎么这么大,比刘杰他们任何人都要大。

    那晚被莫文肏时天黑,都没看清楚他的鸟,苁蓉只感觉很痛,原以为都是因为屁眼上传来的,看来还有被这大鸟塞进小穴的功劳。

    “求你……出去……呜呜。”

    看着苁蓉眼泪汪汪的样子,精致美丽的脸上和雪白的胸口都被射下男人的精液,更显得楚楚动人,莫文一下握住苁蓉一只穿着黑丝袜的脚,揉了揉后塞进嘴里舔。

    “好香的丝袜脚,啧啧,哦,好骚!”

    莫文张着大嘴疯狂地吮吸苁蓉的丝袜美脚,同时双手在她裹着丝袜的美腿上尽情地抚摸。

    丝袜上还有苁蓉刚才在教室里泄身流出的淫水,莫文吮吸着女神的体液,快上瘾了。

    莫文按着苁蓉的脸一顿狂啃,苁蓉皮肤白皙,面孔精致,莫文暗暗叫爽。

    没有比把玩曾经高不可攀的校花女神更让人兴奋的事了。

    “唔……”

    小嘴被莫文的嘴堵上了,苁蓉只能无助地瞪着眼睛。

    “喔,好棒!”

    莫文一边吮吸着女神嘴里的津液,一边将下身高高耸立着的弟弟送进女神的肉穴。

    苁蓉的蜜穴湿哒哒的,一推就进去了。

    “嗯……”

    空虚很久的洞穴被填满后,让苁蓉舒爽地哼出声。

    “嘿嘿,一直大敞着的骚穴被我插进来是不是感觉很舒服,很充实呀!”

    松开苁蓉的嘴,莫文一边捏着她的乳房,一边缓缓抽动身下的粗大阴茎。

    “舒服……不,不舒服……不对,嗯……啊!疼!……疼疼疼……”

    沷怖页2u2u2u、c0m苁蓉本能地说舒服,意识到不对,又红着脸矢口否认。

    莫文一下将萝卜一样粗大的阴茎整根没入,苁蓉立时疼得叫出来。

    莫文害怕苁蓉叫声太大,吸引到其他人,小心缓缓地抽送,让她渐渐适应自己的尺寸,粗大的阴茎也不全部塞进去。

    “轰隆!”

    夜空忽然打了个雷,还伴随着闪电,看来要下雨了。

    这时厕所进来几个男生在嘘嘘,藏在隔间里的莫文和苁蓉只听得见他们撒尿的冲击声和说话声,听意思是下晚自习了。

    两人都默契地不出声,莫文缓缓地在苁蓉体内抽送。

    看着苁蓉伸手捂着嘴巴害怕忍不住叫出声的样子,莫文坏坏一笑,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近20cm的阴茎也有全根没入的趋势。

    苁蓉用力地捂着嘴,艰难地忍受着,脸都憋红了。

    “忍不住就叫出来吧,正好让人围观下你现在的样子,嘿嘿!”

    莫文轻声道。

    苁蓉皱着眉头态度坚决地摇了摇头,俏脸微怒地瞪了瞪莫文,似乎还有怪罪莫文说话的意思。

    “谁?谁在里面!”

    外面的几个男生叫道,他们小号完聊了会儿,时间也长,忽然听到隔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说着就走过来。

    “你别管闲事啊,说不定刚才是老鼠的声音。”

    “这你就不懂了,有些情侣就喜欢在学校里的一些阴暗地方打炮,追求刺激,一点也不文明,举报给学校奖励两万块呢。过去上几届有对情侣被发现在校园内打炮,学校就奖励给举报者两万块钱,还在全校大会上通报了这对情侣,后来女生没脸见人都退学了。”

    “是吗,我都不知道。”

    “你一天就呆在宿舍打游戏,两耳不闻窗外事,你知道什么呀。”

    说着外面的两个男生就朝这个隔间走来。

    听到他们的说话内容,苁蓉紧张地快哭了,作为学生会会长,学校里的事苁蓉如数家珍,她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莫文也有些后悔刚才发出声音。

    听着外面的脚步一步步靠近,苁蓉吓得身子不停地抖,满脸都是恐惧。

    如果被这两位举报给学校,后果苁蓉可以想象的到。

    曾经的大学校花、校园偶像、学生会会长、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往后将是全校师生鄙夷的对象,婊子、骚货、妓女、淫娃,种种不堪的肮脏词汇都贴到她脸上,她不光没脸见人要退学,连父母都丢了脸面,别人会指着自己爸妈的脸说,你们天天夸耀的宝贝女儿,就是个被人调教的母狗。

    还有身上一直不敢让人知道的乳环阴唇环都会被曝光,苁蓉想想就害怕。

    眼下她又是以这种淫荡的姿势被拘束着,衬衫被扒到胸下,裙子被推在腰间,两只乳房裸露着,肉穴大敞着,正对着门,乳头上穿着乳环,阴唇上穿着阴环,双手被绑着,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被拴在两侧的墙上,鞋子被扔在便篓里。

    如果外面的人叫唤起来,那她现在的淫荡模样岂不是要被全校人围观。

    “滋滋滋!”

    这种紧张的刺激感竟然让少女高潮了,一股股爱液不受控制地向外喷出,听着外面人走得越来越近,苁蓉快急哭了。

    “咳,涛哥,是我,莫文。”

    莫文轻咳了声,语气如常的说。

    “草,是你小子啊,你一个人默不作声地呆里面干嘛呢?”

    涛哥语气不耐烦地说,他也是学校里的一个小混子,从前也欺负过莫文,根本没把莫文放在眼里。

    “我……我便秘呢,涛哥。”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快要下雨了,就他你认为可能有炮友吗,就这书呆子那怂样!”

    涛哥还往过来走,另一个人拉住他,涛哥犹豫了下一块离开了。

    “呼……”

    莫文松了口气,丝毫不在意别人这样讲他,他早习惯了。

    反观苁蓉,外面两人刚离开,憋得脸通红的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胸口雪白的双乳一颤一颤地起伏不定,苁蓉还从没这么紧张过。

    “轰隆!轰隆!!”

    几声雷过后,大雨哗哗地下。

    晚自习结束,外面已经没人了。

    “啊!你……啊!!……停,停下!!”

    憋了许久的莫文看着眼前满脸绯红的校花少女,双手搂抱住她的纤细小腰,屁股突突突地剧烈挺动,萝卜一般粗大的阴茎每次都顶进少女的花心深处。

    毫无预兆的勐烈冲击让苁蓉痛叫出来,偌大的声音淹没在外面的大雨中。

    “喔!女神!女神!苁婊子!我爱你!你知道吗,我想你想的发疯!苁蓉,苁婊子,看,我莫文在肏你!在肏你!喔!哈哈,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

    莫文把着苁蓉的小蛮腰,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地嘶吼着,淼小平凡的他终于肏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女神——白帝大学首席校花,这种愿望实现的满足感让莫文情绪波动很大。

    双腿被吊在两侧的墙上,少女的肉唇被迫大敞着,莫文每次的挺进都让苁蓉感觉爽得要死,因为莫文的阴茎有近20cm,每次都能捅进最深处。

    “呀!你……你怎么……射进来了!”

    莫文平静下来,伏在苁蓉身上,一股股滚烫的热精射进少女的体内。

    莫文的马力很大,射了很久才射完,拔出阴茎时还有很多浊精溢出来。

    “来,吃进去!”

    莫文将沾满精液的粗大阴茎递上出。

    “不要……唔……”

    苁蓉当然知道莫文的意思,摇头拒绝,奈何身子被缚,双手被绑,莫文将沾满精液的阴茎硬塞进苁蓉嘴里,苁蓉一下说不出声音。

    莫文对着少女张开着的菊洞也捅了一通,最后都射进少女的菊花里。

    看着苁蓉屁眼里的精液要流出来,莫文扒下她身上的裙子,塞进菊洞里堵上。

    他给苁蓉解绑,把苁蓉从隔间拉出来,此时苁蓉身上只穿着一件扯开到胸下的衬衫,腿上穿着两条黑色的学生丝袜。

    莫文让苁蓉爬着走,他站在后面以后入的姿势肏着苁蓉走。

    整个教学楼都停电了,莫文推着苁蓉在每一个楼层每一个教室里爬行,莫文的征服感达到了极限。

    “驾!”

    莫文将光着屁股的苁蓉推出教学楼,此时外面大雨瓢泼。

    莫文骑在苁蓉身上让她在雨中爬着走,莫文一手给自己撑着雨伞,一手拿着少女身上解下的小皮带,抽动着苁蓉前进,目的地小树林。

    校花少女脚上的鞋子扔在男厕的便篓里,腿上只穿着两条黑色的长筒丝袜,身上的裙子被扒下塞进她的菊洞里,菊花里被射满了男人的精液,她的上身穿着敞开着的衬衫,里面没有穿胸罩,露出被穿着银色不锈钢乳环的少女椒乳,少女光着屁股在雨中爬行着,赤裸的下体在男人的鞭抽下分泌出股股爱液,顺着肉唇上沉甸甸的阴环向地上淌。

    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