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丝袜惹的祸】儿媳的丝袜作者:上了公公的床2019年7月7日字数:3172第五章`意乱“爸,我回来啦,人家今天买的你最爱吃的鱼。”

    听着江曼的声音老夏赶忙从房间走了出来。“这是我最爱吃的吗?我好像记得某些人特别喜欢我做的清蒸鱼呢。”老夏调笑的说。

    “哼,坏爸爸,坏公公,就是我喜欢吃,想吃了,那您给人家做嘛……好不好嘛……”

    “好好好,这就给我们小馋猫做去。”江曼撒娇的语气让老夏激动不已,平复了一天的心又荡起了波浪。

    “爸,最好了,我要先洗个澡,逛了一天脚都累死了。”一边说着一边坐在沙发上揉着包裹着丝袜的小脚丫。慢慢的从脚一点一点揉到小腿再到膝盖,最后来到的大腿。与其说是揉不如说成是抚摸,随着动作江曼还发出一种慵懒的声音“嗯……好舒服啊……”

    转头要走向厨房的老夏顿时鬼使神差的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随着儿媳动作不断暴露出的两条黑丝腿和那勾人的声音理智被欲望一点一点被蚕食掉,老夏的欲望就好像火箭一样随着江曼的动作迅速攀升。

    唉……内心的一声叹息让老夏瞬间清醒了过来。

    “那你歇会再去洗澡吧,爸去做饭了”说着老夏落寞的走向了厨房。

    看着老夏离去的背影,江曼第一次有了后悔的念头。我这么做到底有没有错?

    为了自己的欲望去撩拨一个老人,一个因为怕影响我们生活一直控制自己没再找老伴的老人,一个为了老公付出一辈子的老人。转瞬心理另一个想法涌上心头。

    如果公公对你没有欲望又怎么能偷偷的用你的丝袜和内衣自慰呢,就是因为他怕影响到这个家才用这种方法去发泄自己对你的欲望,如果能用自己的身体去安慰公公,也算是一种尽孝啊,为了公公的老年生活更美好,为了公公刻意压制的欲望。而且不让老公知道就好了。

    沷怖页2u2u2u、c0m再次看向厨房忙碌的身影江曼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人们常说,欲望就像海水,喝的越多,越口渴。此时的老夏就是这个样子。

    厨房里的老夏,脑子里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越发的控制不住自己对儿媳的欲望,他想要得到这个女人,得到这个属于他儿子的女人。但是同样的他又害怕,她毕竟是儿子的女人,走错一步可能就是踏入深渊粉身碎骨,而且还会毁了这个家。

    “她为什么会喜欢你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啊,还自以为是的觉得儿媳妇勾引你,真是越活越不要脸了,现在的年轻人在家穿的随便点不是很正常吗,你竟然思想这么龌龊的以为曼曼是故意暴露给你看的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不要脸。”

    “爸,做好了没呀,肚子都要饿扁扁啦”江曼的声音打断了老夏的胡思乱想。

    老夏回过头看着刚从浴室出来的江曼瞬间就被吸引了。

    此时的江曼上身穿着一件小吊带,两条细细的带子从肩膀一直延伸到胸上,老夏第一次知道原来吊带竟然还能这么性感,胸前的衣服仅仅只能遮挡住那最关键的部位,两个大肉球随着走动上下翻飞,还有那深深的乳沟无一不在刺激着老夏的神经。老夏甚至有一丝怀疑,那两条细细的带子到底能不能承受住胸前的伟岸。目光继续向下江曼下身穿着一条深蓝色百褶针织超短裙,裙里是一条黑色连裤袜,修长的大腿配着一条黑丝让整个性感的搭配更显得出一丝妩媚。

    老夏觉得自己要疯了!有那么一瞬间,老夏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他好像看到了粉红色的乳头和整个乳房透过衣服的轮廓。

    沷怖页2u2u2u、c0m“我的天!这不是幻觉,曼曼的衣服好像是湿的,她好像没擦干身上的水就穿衣服了。”老夏看着眼前的风景脑子好像被炸掉了一样空白一片。

    江曼每走一步,两个被水湿透在衣服上的大白兔就会上下跳跃一下,每跳一下老夏的心就随之颤抖一下。前一秒还坚定的理智,此刻再次被欲望一点一点的占领。

    “爸,看什么呢?回神啦,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儿媳妇呀,再不吃饭你这么漂亮的儿媳妇就要被饿死啦”江曼满脸羞红的撒娇说道“哦,哦,这就好了,现在就能端上桌了,你先坐着去吧。”

    餐桌上翁媳二人相对而坐,虽说满桌的美味,但是老夏的注意力却完全都在对面儿媳的身体上。这种似露非露似透非透但是又能隐约看见整个胸部甚至能看到乳头的画面不断的刺激着老夏的肉棒。

    “爸,我给你盛碗汤。”江曼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弯腰俯身,帮老夏盛起了鱼汤。

    本来小小的吊带就遮挡不住太多的风景,此刻更是门户大开,娇嫩雪白的玉乳此时已经完全的暴露在了老夏的眼中。

    老夏直勾勾的盯着那一对浑圆的大白兔,胯下的肉棒随着那两个大肉球的微微抖动一起跳动着。(作者插一句话,我媳妇跟我描述时说,她当时被我爸看的乳头麻麻的,下面内裤感觉已经湿透了,手都有点抖了。毕竟这是第一次最直接的被全部看到。这种事情当事人永远比我们这些局外人更能感觉到刺激)“爸,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江曼嗔怪的说道,然后把汤碗放到了老夏面前。

    看着老夏的眼神,江曼准备收回的手鬼使神差的移向了老夏碗上的筷子。

    “哎呀,爸,我把你的筷子弄掉了,我帮您捡。”

    “没……事,我自己来就行,你先坐下吧。”一声惊呼打断了老夏强烈的视觉上的抚摸。

    江曼坐下之后,老夏蹲下到桌子下面捡筷子,刚抓住筷子,却看到了儿媳那一对包裹着黑丝的玉足就在自己眼前不到五厘米,时不时的还相互揉搓一下。老夏的目光下意识的顺着江曼的小脚往上看,老夏也不知道江曼是不是故意的,居然把两腿略微张开了些,老夏忍不住的直视着江曼两腿中间的风景。

    沷怖页2u2u2u、c0m老夏忽然发现,在超薄的黑色丝袜里面儿媳竟然穿了一条白色丁字裤,白色内裤清晰的透出黑丝被老夏一览无余。隐约中老夏好像看到了缝隙处的黑丝上面有一块水迹。

    老夏此时已经快要疯狂了,再也没有一丝理智,此时此刻他就想把眼前的黑丝小脚拿到手里好好玩弄一番,那一双粗糙的长满皱纹的手慢慢的像眼前的勾人的小脚伸去……江曼看着老夏半天没出来猜到他一定正在偷看自己,想着自己的下半身被老夏一览无余下身酥痒的不自觉扭动了起来。“哼哼,这个老色狼,已经都被你看光了,你还这么胆小”

    “啊~爸”玉足突然被老夏握住的江曼下意识的叫了一下。

    江曼的惊呼声让老夏瞬间清醒过来,看着手里握着的一只儿媳的黑丝脚,赶忙放下起身坐了起来。

    “爸,你刚才是在帮我按摩嘛,捏的那一下还蛮舒服的呢。”此时的江曼脸红的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啊?啊,对,你不是说你脚酸,刚就帮你按了一下。”老夏慌乱的顺着儿媳给的台阶连头都没敢抬的回答道。

    “对了,爸你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肯定特别会按摩吧,那您帮我按按好不好呀,不止脚酸,人家腿走的也好酸哦。”江曼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勾引人的天才这种办法都能被自己瞬间想到。

    “啊,啊?”老夏惊愕的抬头望向江曼“我说让你帮人家按摩呀,您当过那么多年兵肯定会按的,而且你比人家有力气,肯定比我自己按的要舒服的呀。”

    老夏看着眼前一脸娇羞的尤物,刚刚清醒的大脑又有要沦陷的趋势。“那不好吧,而……且我也不会什么按摩手法,都是瞎按的。”

    “我不管,以前人家不舒服的时候都是南新给人家按的,现在他也不在,而且你一定比他按的好嘛,就这么说定了哦,一会吃完饭就给人家按嘛~爸……”

    “好……好,给你按。”

    “爸最好了,爱你呦”

    这一顿饭吃的老夏既兴奋又有一丝担忧,眼前的女人已经把自己尘封多年的欲望全部吸引出来了,就像被打开了的潘多拉魔盒一样。但是她又是一个永远不能属于自己的女人。

    直到饭后老夏来到阳台准备抽烟时才彻底魂回体内。

    “爸,你又抽烟”

    看着江曼双手叉腰气鼓鼓的对着自己说话,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媳妇在世时总教训自己少抽烟的样子,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

    “好好好,不抽了不抽了。”

    “快点来帮人家按按嘛,人家腿好酸哦”江曼连拉带拽的把老夏从阳台拽到了客厅沙发前。

    看着趴在沙发上江曼,老夏不由得又看呆了,雪白娇嫩的肌肤,勾人心魂的黑丝长腿,还有双腿中间透过黑丝若隐若现的白色丁字裤。

    “爸,怎么还没开始呀,人家都等不及了。快点嘛~.”

    “哎,哎,好。”

    看着眼前即将触碰到的自己梦寐以求的意淫着喷射过好多次的黑丝腿咽了咽口水缓缓伸出了粗糙的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