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ucylaw201973字数:11734第三十九章、秘访性爱的韵味,只有情到浓处的人才明白其具体含义。此时虽然已经日上三竿,但我却跟着整整一个对时都没休息过的三个女人,享受着另外一场属于我们自己的另类“激战”。

    身边的刘忻媛,正侧躺着将自己裹在被单之中。虽然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开始跟陈凤姐妹一起在床上跟我嬉乐,但从始自终她都是保留着自己的矜持。哪怕已经跟两个少女姐妹相称了,但女人就算穿着自己的胸衣跟睡裤,还将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只露出了女人独有的那一条矫健的美腿,可以让我的手占一点便宜。

    我一只手感受着女人独有的力量和弹性,而另外一只手,却是在陈凤的后脑上轻轻的抚摸着。此时的少女虽然为了照顾刘忻媛的感受,同样用睡裙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但她却是在刘忻媛面前,做着一件每个女人一开始都会觉得很羞耻的事情。

    刘忻媛当然知道什么叫品箫,尤其是曾经在留学的那段时间里,对于性事更加开放的西方同学,更喜欢大胆的在茶余饭后讨论这件事情。西方人管中国的品箫叫得更加直接,口交,用嘴进行交媾,单是想到这个画面,女人都跟感受到这种事情的淫邪。

    她并非是一个对性事很保守的女人,要不也不至于跟我刚有好感,就原因跟我发生性行为。她只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会觉得,男人的下体是一个有着腥臭的丑陋东西,那天在蓉城即使自己愿意当着那个宋二爷的面来跟给我品箫,也不过是当时的权宜之计而已。因此此时看着陈凤给我服务的神态,女人甚至会有些惊讶,为什么陈凤看上去,就像是在品尝一个极为美味的东西一样。那么的温柔,又那么的痴迷。少女的红唇中不断进出的那根本用来插入自己身体下方的东西,竟然在唾液的映射下翻出了一阵淫靡而又诱惑的光泽。

    而偏偏这个时候,那个一向鬼灵精怪的陈菲还在她身边,认真的“讲解”着陈凤此时的技巧。“忻姐姐,一开始给爷弄的时候不能太急,除了让自己的唾液把爷的那个完全弄湿润以外,也要让爷逐渐适应自己口腔的温度跟力道。这个过程中,要注意爷的反应,如果爷的脚趾头一直抓紧而身体又在下意识的往后缩的话,就说明爷并不喜欢这样的速度跟力度。”

    刘忻媛虽然脸上红霞如飞,但却是在认真的听着陈菲嘴里说出的一字一句。

    陈菲刚才的一番话,让她似乎明白了那日在蓉城的烟馆里面,我为什么会有那些细微的举动。看起来,自己当时粗鲁的举动,并没有让我有太强的快感。不过女人毕竟脾气跟陈凤姐妹这种对我千依百顺的不同,明明是自己的问题,反而用力的在我的腰眼上掐了一下,给我做了一个臭美的表情。

    “啊!”我故意夸张的做出了一个过激的反应,想要调戏一下刘忻媛。结果没想到的是,我的举动反而先吓到了正在忙碌陈凤。少女急忙停住了自己的行为,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一下,我又要急忙安抚身下的少女,一时间,竟然让我突然冒出一种强烈的尴尬。我这他妈哪事在享受女人的服务啊,此时的话跟那些教学用的器具有什么区别。

    陈凤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忍不住噗呲一笑,却又对刘忻媛说道:“忻姐姐,你要不要来试一试。”

    “我才不要呢,这个大混蛋,一次还想享受三份服务。”虽然这么说,女人却傲娇的看着我,然后从被单里面钻出来来到我的身边,握着已经有点软掉的我的下体套弄了几下,然后学着陈凤那样,第二次把我的下体含了进去。而就在我的下体在女人嘴里慢慢消失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此时女人鲜红的唇上,补了一次口红。难道说刘忻媛在洗澡的时候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因为她之前在睡觉的时候是一定要卸去口红的。而此时,女人的红唇跟我下体接触的样子,竟然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妖艳。

    “忻姐姐,不要急着动,先含着爷的东西。”陈凤坐在了我的旁边,悄悄将自己的翘臀送到了我的手上,然后认真的开始给刘忻媛做起了“技术指导。”

    “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腮的力量跟稳定性,千万不要因为酸累就用牙齿触碰到爷,那样爷会很疼的。在这个过程中,你应该会不断的分泌口水的,一旦口水多了,如果想要咽下的话,就要把爷的东西先吐出来。”就在刘忻媛果然想要吐出我的下体的时候,陈凤却给她做了一个手势,让她像自己那样要慢慢的将我的下体吐出来才好。

    女人的表情,就像是偷吃了一个糖果的小女孩一样,悄悄的含着嘴,用一种疑惑的眼光看着陈凤。而等她将我的下体吐出来后,陈菲急忙递给她了一块方巾说道:“忻姐姐好厉害,简直一学就会。”听了陈菲说的这句话,女人才满意的坐起身子,娇羞的将口中的唾液吐在了方巾上。

    “那忻姐姐,我再教你怎么用嘴给爷作。”陈凤认真的语气让我再次哑然失笑,我用力的捏了少女的翘臀一下,在少女疑惑的眼神中,我不服的说道:“你们不会真的把我当成教学工具了吧。”而在我说话这句话的时候,我竟然发现,陈凤真的是在很认真的以教刘忻媛为主,以至于少女竟然对床第上我的感受的敏感性都下降了不少。这种感觉,竟然让我有了一种“吃醋”的想法。

    “你们就不打算让我饱饱眼福么?”当我说完这一句,陈凤才恍然大悟,用难得一见的尴尬表情笑了笑,才调皮的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说道:“好嘛,爷。”

    说完,跟陈菲相互递了个眼色,然后当着我跟刘忻媛的面,两个少女一起拉起自己的睡裙从头顶慢慢脱掉,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娴熟跟同步。

    这样的场景,我已经看得不稀奇了,但刘忻媛却是第一次看见两个孪生少女在自己面前赤身裸体的样子。就算自己也是绝色美女的女人,仍然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惊呼。两具几乎一模一样的完美无瑕的胴体,就如同两件羊脂玉器一样跪坐在我们身边。男人看女人多是看风韵,而女人看女人则是看纤柔。陈凤姐妹盈盈一握的双乳,在溜进的阳光下散发着一种奇妙的红晕。尤其是少女们胸前粉嫩的乳头,竟然让女人产生了一种想要亲吻一下的冲动。

    至于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还有双腿间那两片柔嫩的海草,在一种几乎无可挑剔的方式中被组合在了一起。两个在我眼里尚且还带着一点青涩的少女身体,在刘忻媛眼里竟然成了绝世佳作一样,让自己发了愣。

    “真不愧是传说中的珠联璧合的体质。”女人自言自语的声音虽然很小,却一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女人。

    “看我干嘛。”女人白了我一眼,知道我好奇的是什么,一边用手套弄着我的下体,一边说道:“告诉你吧,你们男人身体分三六九等,女人也是有体质区别的。像陈凤姐妹的这种完美复制的孪生姐妹,被称为珠联璧合。”说罢,女人嘴角突然邪魅一笑说道“尤其是你让她们两姐妹叠在一起下身相连的时候,那种样子可不是寻常女子就有的。”

    我哑然失笑,没想到女人突然会一本正经的说出一段比刚才陈凤嘴里说出还要淫靡的话语。但是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女人所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十分认同。自从在山水庄园第一次见到身上穿着那个仿制的“花开并蒂”的少女后,这对孪生姐妹的美妙之处,就是我很长一段时间独享的从未有过的体验。遐思间,我不由得在想,如果是那个真的“花开并蒂”用在了她们姐妹身上,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美妙滋味。

    沷怖页2u2u2u、c0m“既然这样,那我们的大小姐,又是什么体质?”我故意的调笑着对我报以白眼的刘忻媛,却乘机给陈菲递了个眼神。就在刘忻媛回过神来的时候,少女已经悄悄跑到她的身后,解开了女人身上胸衣的纽扣。

    “呀。”女人注意到了自己的胸衣被解开后,急忙用双手护住了了自己的前胸。虽然在陈凤姐妹的双人施为下,女人并没有阻止自己的胸衣被两个少女取下来。但她却拼命护着自己,不让自己胸前的春光落入我的眼睛。

    “怎么,看了这么多次了,还不好意思么。”我故意挑笑着女人,却并没有急着将她胸前的双手拉开,反而更加放肆的将自己的双腿一分,将我那被女人勾得坚硬的下体竖在了女人的面前。

    刘忻媛知道我是在故意调戏她,恨不得像以前一样当着两个少女给我一拳。

    但面对我怒放的下体,女人却终于还是在我面前低下了头,重新将我的下体含进了嘴里。

    “忻姐姐,你可以尝试动一下自己的嘴了,一开始先慢一点。”这一次,陈凤没有像一开始那样正襟危坐在女人身边,而是跟自己的妹妹一左一右也在我的身边两侧躺下,就好像是在陪着我欣赏刘忻媛的表演一样,将自己的头埋在了我的肩膀上。

    “忻姐姐,你要多用舌头,从爷的肉棒的身子上开始,然后慢慢爬到爷的马眼上,用舌尖快一点的扫着爷的马眼,那样爷会很舒服的。”跟陈凤相比,陈菲嘴里说出来的话要粗鄙很多,对于我性器的称谓也更加直接。女人听了少女的话后,更觉得面红耳赤。每到月事期,她的身体就会更加敏感,而此时,她更是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就好像是一股热流在体内流转一样,虽然只是用嘴含着男人的那个东西,女人竟然在一瞬间发出了只有高潮的时候才有的颤抖。

    在颤抖中,女人不得不用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而用另外一只手握着我的下体控制着我的下体的平衡。终于,在这样的举动下,女人胸前的保护失守了。

    一对美乳在我的面前,开始发出淫靡的跳动。女人嘴巴的速度开始加快,头颈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此时我的下体,就像是被一个吸盘吸住一样,女人给了我一种,甚至陈凤姐妹都没有做到的快感。

    我满意的打开自己的双腿,让女人可以从我用脚心抚弄她脊背的姿势感受到此时我的满意。而同时,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握住一只身边姐妹花的玉乳,开始享受着一龙三凤一般的帝王享受。

    “嗯……嗯……忻姐姐……你也可以……可以不时的舔一下爷的两个宝贝蛋蛋。”在我双手的抚摸下,身边的两个少女也越来越动情。一时间,女人嘴里的呜咽声让整个小屋充满了性爱的气味。而我,看着女人努力起伏的样子,一时间竟然入了迷。双手已经从身边的两姐妹处收回来,开始轻柔的抚摸起刘忻媛的后脑,给她那种一直在等待的积极信号。

    “呸,累死了。”在吞吐了很久之后,女人终于忍不住吐出了我的下体坐起身来,虽然脸上依旧挂着标志性的羞涩,但身体已经大胆的直起来,任由三人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胸前。

    “忻姐姐的胸真好好,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胸。”一向稳重的陈凤,竟然由衷发出了一阵惊叹。而偏偏就是这种认真的话,比起我嘴里那些有调戏以为的内容会更加有魔力。女人此时的心里,竟然冒出了一种强烈的自豪感。这种女人之间才能体会到的自豪感,让她决定却尝试做一件事情。而就在三人好奇的目光中,女人爬到床头的包裹里,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首饰盒,然后,取出了一条项链。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内心剧烈的颤抖起来。恐怕女人都没有意识到,此时我内心会突然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她不过只是想给我看一条专门给我看的银质项链,在那个项链的坠子上,做着两把精致的纠缠在一起的手枪。而这两把手枪,象征的就是我们两处次见面时拔枪相向的场景。

    然而此时,女人却不知道,她的这个举动,将我拉回了那个夜晚。那个身上只有一条银色项链,然后将自己赤裸的身体留给身后的男人的画面。自从女人重新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总是一次次的被拉回那样的场景。

    邪火,突然的邪火,让我的下体红得发紫。心中那种扭曲的雄性欲望,一下子又返佣起来。只不过我的举在女人的眼中,却以为是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对我的诱惑。接下来,在我身边的两个少女几乎惊讶的表情中,女人低着头,做了一个连自己都想不到的行为。刘忻媛跪着身子,将我的腰托了起来,然后将自己的双乳送到我的下体前,捧着自己的双乳,将已经开始发烫的下体一下子夹住套弄起来。

    我的眼神迷离了,我面前的女人,仿佛成为了雨筠,她回到了我的身边,用这种卑微的方式乞求着我的原谅。然而此时,我却不知道到底我是我自己,还是阿虎。此时在山城的那个庄园里,雨筠是否也在用她那被自己未婚夫的兄弟开发烂的身体,给他做着同样的事情。

    “忻姐姐好厉害,真的好厉害。”身边陈凤如同呓语般的呢喃,终于将我拉回了现实。我突然觉得浑身一震松软,憋在内心的情绪,伴随着如同泉涌的汗水一样冲身体里面倾泻而出。

    “是不是这样不舒服。”强烈的汗涌,让我的下体开始突然变软,而此时全身心在我身上的女人,自然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点,失落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不,是这样太舒服了。”我急忙坐起身子,在女人的红唇上亲吻了一下,给了女人一种充满怜惜的慰藉。

    “忻姐姐,爷这样的反应叫泄淫汗,对男人身体更加了解的陈凤,急忙替我辩解到道:“爷这样的行为,会让他产生跟泄身一样的快感,忻姐姐真的好厉害。”

    刘忻媛听了少女的话,将信将疑的看着我。而我则大大方方的将双腿搭在了女人的双肩上,本来软掉的下体,此时又重新隆起,放肆而贪婪的往女人双乳间的温暖地方钻去。

    终于,女人解开了自己的心结,也在陈凤姐妹的“指点”下,用唾液重新湿润了自己的双乳,继续夹着我的下体套弄起来,只是这一次,来的力道跟速度比之前还要狂野。女人就像是在同我示威一样,用这种方式质问着我的内心。

    沷怖页2u2u2u、c0m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动。虽然在此之前,刘忻媛已经不止一次让我感动,但在这一瞬间,我却突然感受到一种男女之间最本质的感情,在通过这种方式,让我窥探着女人跳动的内心。而同样察觉到我表情变化的陈凤姐妹,知趣的想要告辞离开,将房间里最后的温存留给我跟女人。

    “不要走。”女人羞涩的叫住了准备起身的姐妹,然后看着我支支吾吾说道:“都是一家人了,不要走。你们留下来帮我,帮我一起服侍爷,让爷要更快乐一点。”说完,竟然低下头,用力的弯着脖子,用舌尖开始在我从女人双乳间不断进出的下体顶端上来回舔舐着。

    而此时的两个少女,早已经更加的动情。在得到女人如同家人对待的言语的“命令”下,少女们卖力的用自己的舌头跟双乳在我身边刺激着我的每一个兴奋点,却又乖巧的一点没有阻碍我跟女人之间的目光交流。

    此时的女人,已经香汗淋漓,脸上表现出一种在高潮状态下的媚态。在双手已经开始有些酸麻的同时,女人捧着自己已经被摩擦得通红的双乳开始了自己的最后一次冲刺。而此时,我下体的两颗肉丸,也早已经自己钻进了女人的双乳,同样享受着女人的性爱刺激。在一阵熟悉却又异样的快感之后,积压了几天的阳精终于从体内喷涌而出,浇洒在了女人的双乳上。

    白浊而火热的阳精,让女人此时的前胸散发着一种妖艳的感觉。女人胸前的那根项链之上,还流淌着一滴滴乳白色的淫靡气息。月事期间的身体异样的感受,让女人此时同样在经历着一种奇妙的高潮。她毫无保留的让自己闪射光芒的双乳展示在我面前,甚至当我淫邪的将两个少女推向她的双乳的时候,她反而如同母亲一样张开了双臂,将两个少女迎入了自己的怀中,让两个少女用舌头,将自己胸前的阳精化开,然后在自己的乳首舔了几下。

    “爷真的很喜欢忻姐姐的双乳。”鼻尖还挂着一点阳精的陈凤,从刘忻媛的胸前爬起来,难得的挑笑道:“我只盼着这件事情快有个结果,到时候等爷跟忻姐姐结了婚,忻姐姐就可以给爷生儿子。怀孕之后的女人,这里会更大的。而且,到时候忻姐姐还要让爷吃吃你的琼浆玉液。”

    陈凤大胆的话,弄的我都一下兴奋了起来。娇羞的刘忻媛,看见她面前本来已经软了的我的下体一下子又挺立起来,于是不依不饶的在上面拍了一下说道:“想的美,不准跟我的儿子抢吃的。”

    女人的话,突然让我的喉头一番哽咽。我没想到过我跟女人第一次谈婚论嫁,竟然是来得如此的自然。没有任何的扭捏,似乎这一切都是与生俱来的事情一般。

    我的内心,突然涌起了一种家的感动。以至于我都没听清女人后面说的那句好像是:“而且,要吃也不用等到那天的话语。”迷离的内心下,我疯狂的跟三个女人来回接吻着。而双手,自然也开始不老实的在她们的身体上再次来回游移起来。

    春日,春梦,安抚着一群春心无处安放的人。

    而此时,在山城的另外一头,老蔡的心里却从春天一下子变成了寒冬。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跟自己还算有点交情的李昂,到任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以事件进展缓慢为由,将自己的代理副局长的职位给撸了。此时面对将自己单独叫到办公室的他,老蔡的心情自然是糟糕到了极点。

    “我想,你现在应该是恨不得一枪把我的脑袋崩了吧。”这算是李昂来到蓉城后,唯一说到了老蔡的心里了的话了,因为他此时的确有这样的想法。

    “我估计,现在我说的话你也不想听。所以,为了让我们这次的交谈简单一点,我就直接说吧。”李昂道:“这一次我来山城,不是来清理你们以前留下的这团烂摊子的,而是来躲灾的。相比起山城的局势,现在蓉城的局势更加恶劣。

    我实话告诉你,上次我来山城调查的那一件大烟的案子,我现在有足够多的线索证明,这件事情是蓉城警察方面自己在搞鬼。”

    虽然老蔡依然觉得李昂这带着娘气的说话很刺耳,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对方所说的内容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而自己,至少有足够的听下去的理由。

    “然而麻烦的事,现在的条件还不成熟,其实在我之前,警局内部也有不少的人尝试把这个事情抖上去。结果就是这些人自己被挤兑到走投无路的同时,蓉城还是货照卖,烟照抽。”李昂说道:“因此,我这一次申请从蓉城来接手山城的事情,是有两个目的。第一,是通过山城的事情来寻求更多的帮助,让我拥有足够多的砝码。你们山城的警队跟我们蓉城的警队素来是貌合神离,两个派系之间明争暗斗。这样,反而我在你们这边还要安全一点。我也是不得已的原因,才出此下策。”

    “第二。”李昂走到门边,确认了门外没有人,才小心的走回来说道:“更重要的事,现在烟土虽然我们跟踪不到源头,但基本可以确定是从山城登岸。而另外一个,蓉城的那条文物财宝的交易链条,也是跟山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已经查明,这两条线索在蓉城民间兑换的现银,都是通过了荣顺商行进行转移。

    这一次来山城,我表面会着手解决前段时间你们前任局长,副局长的渎职案件跟烟云十一式的失踪案。但背地里,我的目标是这两条线索。”

    “可是……”老蔡终于开口说道:“你要在背地里调查的两个案子,就算跟烟云十一式有着莫大的关系。但这件事情,又那是那么好查的。别的不说,你觉得我们前任的副局长比你来说如何,以他在山城的实力跟自己的头脑来说,最后都着了道。你……”老蔡虽然混日子,却是一个看得清楚局势的人,所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确实是实情。李昂就算有千般本事,这个初来乍到的人要想在山城这趟子比蓉城还要混的水里翻起波浪,自然是难上加难。

    “有句话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李昂笑了笑道:“这句话叫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烟云十一式的事情,其实顶多只能算是这背后两盘带来的危机爆发的导火索。你前任的头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但他接触整个事情的顺序,一开始就从接触的表象,也就是从参与曹刘两家争夺烟云十一式开始的。所以他思考的重点,从始至终就只是这个案件的表面的东西。别的不说,就算是那烟云十一式中传闻的秘密是真的,拿到这烟云十一式,真的就能找到全国上下十一处银矿脉。如今银石开采,皆为南京政府统筹的情况下,这东西又有多少价值呢?”

    老蔡点了点头,之前这烟云十一式把山城搞的满城风雨,核心还是背后曹刘两家在商界上的争斗。等到山水庄园的夜宴过后,曹刘两家的局势已定,大家对这东西的兴趣就骤然下降。除了他们警方因为要调查前任两个正副局长渎职的事情以外,再也没有听说谁会关心这些银器的下落。甚至在南京方面,曾经要求曹刘两家收集烟云十一式的指令,也随着那一批银器的蒸发而最终变成了一纸空文。

    “可是这事,说去说来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李昂笑了笑,他知道老蔡迟早会问这个问题,于是说道:“就在今天早上,蓉城方面我在局里的可靠人传来了消息。一辆荣顺商行的押运车,连同蓉城警局的三辆警车,九名警员,在蓉城凭空消失了。看起来,这蓉城的两件大事,也到了快被人揭底的时候了。在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先采取隔岸观火的姿态。但是事情,却需要有人能够帮我去做。”

    “所以,你说这么多,是想我去替你趟这趟雷?”老蔡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我只是需要帮手。”李昂的话语,听上去似乎有那么几分诚恳的意思。

    “帮手,那你为什么相信我?”老蔡将信将疑道。

    “不,我相信的不是你,我相信的是张义。”李昂的话,让老蔡的心中一震。

    “在我以前跟张义聊天的过程中,他在警局里面看得上眼的人,一共只有三个。其中那个消失的徐飞跟一直只跟尸体打交道的老钱虽然是他最为倚重的人。

    但你要知道,自己的手臂,别人是用不了的。因为这两件东西,始终是一个人自己的额。但如果别人手上有那么一把好枪,我自己倒是可以借来用用。”

    老蔡的表情,被李昂的这一顶高帽子弄的舒缓了很多。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那现在,你需要我去做什么。”

    “我需要你去帮我先去找一个人。”李昂说道:“我曾经听张义说,他曾经去荣县找过以前你们山城有名的商人李琛的管家父子。结果后来,那个管家父子中的儿子遭逢突然袭击罹难。现在,我想你去帮我把那个叫老姜的老头子找出来。

    从他那里,我想了解一些事情。不过,这件事情你只能用你下面的刑侦科的身份悄悄去干。山城里面到处是眼线,只有你们刑侦科的人行动不受限制。这就是我为什么一来就把你按回原职的原因。”

    沷怖页2u2u2u、c0m老蔡点了点头,他明白了李昂的用意,顿了顿突然问道:“对了,刚才你说,蓉城方面的事情要被人掀起来了,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你们这么多警队高官都做不到的事情都做了。”

    李昂没有正面回答老蔡的这个问题,只是嘴角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想很快,我们就知道他是谁了。有这样本事的人可不多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快点。”

    “嗯,是。”老蔡看了看这个让他琢磨不透的新人局长道:“我现在就去趟荣县。“次日,经过了二十四小时的休整之后,我们一行的四个人来到了那个连逾山的家人所在的山村。这个叫连家沟的地方,真可以说是一个世外之地。就算是在崇山林立的山城,也很难找到如此偏僻的山村。通向村里的,只有一条二十几里完全不通汽车的崎岖山路。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怀揣着秘密身份的和衷社人才选择将自己的驻地安排在这里。因为这种易攻难守的地形,就算是派遣数量十倍以上的正规军队,也很难攻上去。我们此时的一举一动,恐怕早就被村头的岗哨盯住了。

    而更麻烦的是,那日里伏击黑手团的那些枪手的行动中,我们也漏走了荣顺商行的牛子。从时间上推算,恐怕他早就通知了黑衣团方面的人了。因此,此时倘若我们贸然在村里漏头的话,无异于是自投罗网。

    然而我们不得不走这一趟,是因为目前连家沟是我们唯一掌握的黑手团的据点。所幸的是,刘忻媛手下的枪手中有大部分同样是来自老山里的山民,他们有足够丰富的经验帮助我们翻山越岭而避开一切可能有埋伏的地方。只是这一路行来,确实是大费周折。等到我们八人一狗来到连家沟的村口时,已经是晚上时分了。

    这个村子不大,看起来不过只有二三十来户人,这么说来,那日我们伏击的枪手,已经是他们中间的精英了。为了隐秘的需要,山里不能用火。我跟三个女人摸着夜色在村口的山坡上躲着啃了一会儿干粮,同时也好等待两个刘忻媛的手下去打探一下面前那个安静的出奇的村落里的动静。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这二人带回来了打探后的消息。跟我之前预计的情况一样,此时的连家沟已经是人去楼空。从房屋中的迹象来看,这些人撤走应该是至少在一天前的时间了。

    “爷,那我们还要下去么?”陈凤问道。

    “不急,让我想想。”我说道:“此时的村中,说不定是暗藏杀机。以黑手团的精明来看,他们不难想到我们能从俘虏的枪手中间问明这里的情况。我们贸然下去,很有可能中了他们的埋伏。”

    “那怎么办?”其实陈凤也能想明白这一层,她只是需要我来做出决策。

    “我来问你。”我有意要提点一下少女的思路,于是问道:“如果你是黑手团的人,打算要伏击我们的话,你会怎么选择。”

    “那当然是不撤走村里的人啊,既然你关心村里的事情,让你看到一个空村,岂不是让你生疑。”陈凤一下明白了我的意思道:“爷,你是说,这些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标,但是以他们现在的能力来说,这些人不足以跟我们抗衡。因此,才不得不留下一座空村子给我们。”

    “还不光是这样。”刘忻媛插嘴说道:“你们还记得,这连逾山曾经说过,黑手团给他们下达指令,更多的是通过村里的电台。但是能够掌握村里电台密码的,只有他跟村长两人。此时他们两一个死了,一个被我们监禁着。也就是说,黑手团通知他们的方式,是靠的最传统的人的方式。而且近期的这个联系人,应该也是在这附近活动。看起来,我们这次又来晚了。”女人的意思,似乎是在说我们昨日休整的时间太长了,倘若我们在审问出连家沟所在后立即赶到这里,说不定还有更多的发现。

    然而我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你忘了,当时那个牛子逃走的时候,我为什么要让你们放走他吗?”

    “你是说……”刘忻媛明白了我的想法:“你现在也没有信心跟他们正面交锋,因此才故意打草惊蛇把他们吓走,然后才在这里。”

    “是啊。”我叹息道:“虽然按照连逾山交待的,山寨的战力大打折扣。但在昨天那场枪战后,我们同样也是元气大伤。只要他们敢跟我们应战,依托村里的有利地形的话,我们是很难对付的。这个案子这么大,要想一下把黑手团的根基一下子拔起来是不可能的。眼下,我们只能一点点的逡巡前进。”

    刘忻媛点了点头,她明白了我的想法。而此时,她身后的陈菲却是嘴巴撅得老高。一问之下,才知道少女正在为自己的脑子不够用而懊恼。我哈哈一笑,用力的在少女的翘臀上当着一群人的面拍了一下,才站起身子,拉开了手中的枪栓收到:“走吧,我们下去看看,大家保持警惕,小心对方留了麻雷子给我们。”

    黑夜里的秘访,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我们不敢用手电这种极易暴露自己的照明方式,只能凭借月光来进行调查。唯一能够凭借的,就只有那条刘忻媛手下搞来的一条猎犬。果然,这种经过了军队严格训练的狗在夜间展示了极佳的素质。每到了那些容易被人埋伏的暗角,这只猎犬就率先上去检查一番,确认没有其他人存在后才发给我们信号。

    这个连家沟,表面上跟普通的村落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连黑瓦山中胡老三山寨里面的那些代表着和衷社身份的六芒星图案都见不到踪迹。但是很快,我们就发现这里每家每户都还存有一些来不及带走的枪械制造器具。对于这些东西,刘忻媛自然是再熟悉不过,只需要简单的检查,女人就已经大致估算出了这个村的军火生产能力。

    “他们的生产很落后,主要生产的,应该就是昨天黑手团那些枪手跟我们交火时用的老式步枪为主。这些步枪的制造工艺,还停留在大概十年前的水平。”

    女人说道:“这也证明了,为什么他们不敢跟我们正面交锋。我们昨天采用的仿美制式武器,基本是要领先他们两代以上。”女人的话语中,显然对自己的军械厂的技术水平充满了自信。

    “只是,从这些家庭中的工具规模来评估的话,他们的产量应该是远远大于昨天跟我们交手的枪手的配发量,或者说是远远大于这个村子本来应该有的保有量。看起来,这里应该是一个黑手团的重要的生产枪械窝点了。这也说明,他们不跟我们交手,也是有要保存实力的不得已的原因在里面。”

    “那你觉得,这些人会抛弃这里的工具房舍,就此离开。还是说会重新回来?”

    我的问题,也正是女人在思考的问题。

    “不好说,一般这种秘密的生产线一旦曝光,就有很大的危险。别的不说,政府方面是决不允许这种大规模的民间造枪行为了。”

    我点了点头,谈话间,众人也终于来到连逾山所说的那个村里的祠堂。同样人去楼空的里面,我们当然找不到任何包括他们的无线电台一类的线索。只是唯一的收获,就是我们终于在这里的墙壁上,见到了几个象征着和衷社成员身份的六芒星。

    “这些图案有些年头了。”陈凤姐妹看到我们面前的这些图案,神情又低落起来。显然,和衷社留下的这些图案,她们两又想起了这些人跟自己的血海深仇。

    我安慰式的拍了拍两个少女的肩头,然后走到墙上,仔细的打量着这些熟悉的图案。

    “哎,看来又白跑一趟了。”刘忻媛带着手下,已经几乎将这里翻了个底朝天。然而跟预计中一样,并没有任何线索。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女人看着我从背包中拿出了照相机,于是从包里拿出了打火机,替我将墙壁照得更亮好让我们拍照。而就在这灯光晃动的一瞬间,我突然好想想到了什么。

    “我们这是在哪里?”

    “连家沟啊。”女人有些好奇我为什么明知故问。

    “我是说,我们现在具体是在哪个方位?”

    “蓉城正北方向大概四十里的距离。”

    “嗯,你看看这里。”我将打火机的火焰调的更大,好让众人能够更加仔细地看清这墙壁上的六芒星的分布。而就在此时,刘忻媛终于意识到了我们眼前的这些图案,到底蕴藏着什么样的玄机。

    “从方位上来讲,这两个最大的六芒星的位置,跟目前蓉城和山城的位置十分吻合。然后这些小的六芒星……一,二,三,四,五……这五个六芒星中的这一个,正好就是在蓉城正北房。”女人说完了后,用手量了量图上的位置说道:“不错,从比例尺来说也是吻合。”

    “对呀!”身边的陈菲也终于有所发现,兴奋的说道:“你们看,这一刻星星是在蓉城的东南,朝着山城有些偏移的地方。这个地方,不就是黑瓦山么?爷,我们不会找到了黑衣团的据点分布地图吧。”

    “不一定。”我虽然同样兴奋,却保持冷静的说道:“就算有关系,只是很多年前的分布图,你看现在,这黑瓦山不是就跟这和衷社下面的黑衣团没有半分瓜葛了么?”我仔细的拍下了墙上的每一个细节后说道:“要警惕,对方将如此明显的线索留给我们,很可能是是故意设置了圈套。但从这些墙壁的痕迹来看,也不是这两天做成的。因此,可能性只有另外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个只是他们以前的分布图,现在没用了。”

    “那我们……”陈菲被我破了一盆冷水,又有一点泄气。

    我笑了笑,鼓励着少女收到:“对于他们来说是废弃了的地方,对于我们来说可是不一定哦。我说过,办案是要一点一点抽丝剥茧的。我想在这几个地方里面,总会有我们想要的发现的。“说完,我在其中一个,看上去在墙面上最突出的六芒星上拍了一下说道:“我们就去这里看看。”

    而此时,刘忻媛早就借着火光,在地图上找到了那个山城东北大约五十里位置的地方。而那个地方,我曾经去过。

    在地图上,这个地方叫做荣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