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衫上雪20190707【第九章·娇艳之花】我和梁伟从包间出来,看到屋子里已经乱作一团。

    但最显眼的还是金哥他们六个保镖坐在一排,个个面无表情一丝不苟,看到这个画面我已经感到惊奇了,保镖也是人,在雇主允许的情况下,相信大部分保镖也都会适当放松娱乐一下,还可以和雇主套套近乎拉近关系,夏国毕竟是个人情社会,跟雇主更亲近绝对没坏处;可金哥他们的表现堪称完美,貌似连一杯酒都没有喝过,全程养精蓄锐,严阵以待,这样的他们完全可以随时面对各种突发事件,不管雇主在做什么他们都只管将自己做到最好。

    而那两个不在场的人,想必此时就守在门口,很多事情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看到这种情况我对妈妈、对云华保安公司的管理层都只能表示佩服。

    那几个陪唱的小姑娘已经和石岩、常笑、鹏飞他们玩作一团,当然也免不了被揩油,尤其常笑那个孙子,猥琐成性的他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各种荤黄笑话源源不断地出口,臊的身边一个童颜巨乳的小姑娘脸色通红,他的手也不老实一直在小姑娘的大腿腰身附近转圈……“哎呦,欢哥出来了?怎么这么快阿,小梁子没伺候好你阿哈哈哈。”

    即使昏暗的包房里氤氲着各种颜色的光,我还是能看清常笑挤眉弄眼的猥琐表情,他贱的太tm显眼了!“笑笑别胡说,欢哥有女朋友的,哪能搞基阿,你看小梁子那脸上……哎呀,当我没说,我什么也没看见……哈哈,这满脸潮红是怎么回事阿哈哈……”

    鹏飞也是个畜生别看他平时在我们之中最有人模人样,骨子里那是绝对的闷骚祸,今天了喝酒,这是也放开了。

    “你们在说什么鬼阿?一个个拐弯抹角的,被小白脸传染啦,欢哥和小白脸那不是天天搞基吗?又不是今天才开始……哈哈哈”

    石岩最缺德,哈哈大笑直接拿我们打趣。

    “尼玛,石岩你胆儿大了哈,来今天我跟你好好练练!”

    我大叫着就朝石岩冲去,石岩也是个属张飞的,看起来憨憨模样,其实粗中有细,心思一点不少,一边挑衅地看着我,一边还喝了口啤酒?md气的我快冒烟儿了!我冲过去才发现这小子早就打好了算盘,抓着几个小姑娘跟我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石岩你tm白长个大块头,你好意思躲人家小姑娘屁股后面阿?

    我呸!老子才发现你比那狗东西还娘!”

    那边梁伟也正扑上去追着笑笑鹏飞闹腾,一听我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他一脸气愤的冲着大家喊:“瞧瞧,咱们大家伙儿瞧瞧,欢哥说的是人话吗?”

    “不—是—阿!”

    好多的声音齐声回答,这下好了一屋子人,包括那几个小姑娘都跟着起哄一起针对我阿,仇富,这些人一定是仇富,我在心里鄙视他们!他们哈哈的笑成一团,金哥那些保镖都忍不住快笑出声了。

    “卧槽,你们都针对我是吧,受不了了,老子先锤死你!石岩你给我站住。”

    我只想抓住石岩先给他松松筋骨,不料空间太小施展不开,这货逮住小姑娘就往我身上推,一时间弄得房间里,充满了各种笑声和小姑娘们的尖叫声。

    终于我看到一个好机会石岩旁边终于没人可抓了,我一下子冲上去手臂展开狠狠一抱——“阿~”

    一声稍带惊恐的轻呼声传入耳朵,我的怀里也跌进一个柔软火热的身子,她的身上无处不软,我的鼻尖闻过也无处不香,一时间让我禁不住心荡神摇,抬头一看竟然是艳姐被我抱了个满怀,此时她两只手直直地垂下根本伸展不开,玲珑凹凸的身子有些紧张地向上缩着,一双大眼睛正充满了嗔怒的看着我……“还看,还看……谁说了不会对我动手动脚的?不是有漂亮女朋友不稀罕吗?哼~”

    “那个…….艳姐,我不故意的,我本来想抱石岩的,不知道这么回事……”

    “别说了……你先松手阿,你勒的我好紧,疼死了。”

    眼睛眼睛里似有水波泛滥,眸子里晶光闪闪,粉红得灯光下更显得委屈可怜。

    “阿……对不起艳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没理你没事吧。”

    我闻言赶紧放开双臂,送开了艳姐并且一迭声地赔礼道歉,心里真是尴尬极了……艳姐终于可以活动自己的身体,修长的手指不断四处捏揉,感觉被那个大男孩给抱一下,浑身又疼又酸,心里暗道:“这个臭小子力气可真大,下手也没个轻重,被他抱这么一下身子骨都快散了,不过……他的身子好强壮,胸肌好坚硬……呸呸呸、我在瞎想什么!”

    “哎,大家快看艳姐的脸好红,不知道低头想什么呢?咯咯咯”

    某个恶作剧的小姑娘又开始“搞事情!”

    我刚想反驳帮忙说话,忽然那四个畜生又趁我不注意,不知何时都跑到了我背后,这下一拥而上把我的四肢给牢牢抓住,这次连腰和脖子都没放过,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身体被不断被推着向前……向前……“撞车咯~”

    “亲一个,亲一个!”

    满屋子人都在乱起哄。

    “阿~不要……你们敢……几个小蹄子反了,还想不想干了!~阿”

    只见对面艳姐也被几个小姑娘抓着把身体不断推向我这边,虽然艳姐言语威胁,但看那几个小姑娘有恃无恐的样子,就知道艳姐平时为人肯定比较亲近随和,所以她们根本就不怕她无力的恐吓。

    “哎……快松开老子,别闹了!md!”

    “阿~”……人生真的很奇妙,这两伙人第一次见面,却很快打成一片,吵吵闹闹毫无违和感,而生活也正是因为这些大胆火热,放肆多情的少男少女们有了更美好的颜色。

    毫无意外,我和艳姐也再次撞了个满怀,由于我太高,身材玲珑的艳姐像只小鸟一样匍匐在我的胸口,身后的某个孤儿用力压了下我的头,我脖子一弯,正好迎向怀里抬头刚想仰看的艳姐……“唔~”

    柔软的唇,火热的唇,润滑的唇,像世上最好吃的果冻,让人一旦品尝,就恋恋不舍。

    艳姐眼睛大大地盯着我看,那里面有薄怒……有哀怨……还有一丝……享受和贪恋?……屋子里忽然变得好静,一点声音都没了,那些“小人们”

    都瞧瞧后退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围观好戏,当然个个忍不住揶揄和偷笑!也许很久也许就是一刹那,我真的分辨不出时间了,我和艳姐两个人红着脸分开,都不敢看向对方,正当尴尬蔓延时候,屋子外突然传来了身体碰撞的声音……“砰!”,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被人一脚踹开,我迅速向外看去,两个保镖还在挣扎,但对方人太多,他们身上挨了数不清的拳脚,能撑这一会儿,已经不易;但估计也很快就要倒地了,好在没有看见对方用了武器。

    “什么意思?您哪位?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冷静的冲着对方最中心的那个花衬衫光头问道。

    这也没办法,流年不利,这个春天我惹事结仇太多,云华也正在风口浪尖,实在不得不冷静下来,换了从前敢打我的人,那我一句话都不会说,只会用拳头表达态度!“嘶~呼……”

    沷怖页2u2u2u、c0m光头无视我的问话,慢条斯理的吸了口烟,然后享受般抬起了头,期间目光只偶尔一瞥,努力地表达对我的不屑一顾。

    哈哈哈……我心里的魔鬼在兴奋、在大笑!好想看到了食物一样,我却在努力把它压下!此时我已经不想看到自己的疯狂,因为我需要的是冷静和平稳,可惜不是你不想惹事,事情就不会找上你,世事岂能尽如人愿。

    “你们到底是谁,我不想结无谓的仇怨!”

    “你是沉欢吧~年轻人,牛逼呀!我在凤凰市混了半辈子,没见过你沉公子这么牛逼的人呐!”

    光头施施然自言自语,不等我回答就一副感慨嘲讽的样子。

    “你前几天废了我们七星的七个兄弟,你没忘吧?哎呦喂,了不得阿!听说就因为那几个东西踹了你女朋友一脚?你沉公子的手段可真叫一个残忍,我这个正牌黑社会都惭愧不如阿!四个人被烧成了不能动的植物人,两个断了胳膊,一个被捅了肚子,你还不解气地转了一圈,嘿嘿就这一圈,可算离医院近,他差几秒就好悬没抢救过来……不过现在也是个废人啦,多少年了,七星集团被人这样打脸,我以为回到了上个世纪呐!说实话我甚至都有点欣赏你啦,你这样的人是人才阿,应该加入我们七星会才对哈哈哈……”

    光头半是叙述半是讽刺的说了一堆,我的心也一点点跟着沉了下去,最终还是避免不了被七星的人堵住吗?可到底是巧合还是说我根本就被他们跟踪了?“宋三儿,你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艳姐忽然开口,表情严肃地质问起了光头男……我忽然想起这里的背景,他们应该不会允许七星的人在这里嚣张吧!可宋三儿的话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哎呀,嫂子,你也在阿,对不住三儿眼拙没看到。不过事情我说的够清楚了吧,这个人打咱们七星的脸呐,今天这事就是大哥和老板吩咐的,嫂子您别管。”

    “你……”

    艳姐刚想说话,宋三儿却再次开口打断:“嫂子我给您一个面子,今天这个包间里发生的事情我就不告诉大哥了,不然的话怕是有些难看……”

    “你无耻,你们利用我?你大哥知道吗?他!”

    艳姐低头想了会儿,立刻气的酥胸不断起伏,脸色也因愤怒而血红。

    这时候我才明白,今天这事恐怕是个圈套,我和艳姐之间发生的这一切,原来都是那几个小姑娘暗中恿的,而我在ktv公然调戏七星集团某个大哥的老婆……到哪说都是我理亏,就算这里的老板也不能不给七星一个面子,毕竟不是他们惹事,是我在“惹事”。

    但一切真的有这么简单吗?这里毕竟是所谓中立区域,那几个小姑娘也都是香满天的员工,看光头对这里熟悉的样子,显然也是常来,难道这里的老板本身也已经倾向天海和七星……那说明云华处境真的很危险,高层也一定出了问题。

    “嫂子说的什么话,我真是听不懂,不过你今天这么做可是让大哥难堪阿……听我一句劝,嫂子你离远点,今天谁也不能阻止我们七星找回场子!”

    说完他就给那五个小姑娘一个眼神,那些小姑娘很快就过去把杨艳拉了出去……“沉小弟……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艳姐的声音渐行渐远,而我已经没有兴趣分辨真假。

    “哈哈你们七星是个娘们集团吧?耍小心思倒是有一套,上次那些人的拳头真的很软阿!软的只适合去绣花!对付我这么个小孩儿还这么多弯弯绕绕,真是上不得台面阿!”

    路已经死了,那我也不必再客气侥幸。

    光头宋三儿听了我的话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但还是生硬地开口说道:“呵呵你沉大公子可不是个普通小孩儿,你也别太谦虚了。”

    “我这几个朋友,跟这件事无关,他们只是普通学生,放过他们如何?”

    我自己已经不报希望,门外的两个人已经倒下,外面至少二三十人围着这里,只能希望他们能讲点道义!“哈哈哈沉公子很会开玩笑嘛,我很好奇你一直这么幽默吗?你以为是tm的武侠bet36比分返还本金_bet36网站信誉_bet36体育在线22阿,放你麻痹,兄弟们上,记得给沉公子留口气儿!老板有大用哈哈!”

    光头宋三忽然翻脸,露出狰狞。

    想来也已经很不耐烦,毕竟我确实是个小孩儿,这么大阵仗对付我也并不怎光彩,七星派他来,可以想见,这个宋三而也不是什么有头脸的大人物。

    沷怖页2u2u2u、c0m门外一群黑背心黑裤子的各色混混开始往里冲,石岩、常笑梁伟鹏飞也各自拿起了酒瓶和烟灰缸,金哥等六个保镖早就想冲上去干了,毕竟看着自己兄弟被打,谁也忍不住(表面兄弟例外……),只是我没允许。

    现在既然搞清楚了来龙去脉,没有妥协的可能,那就只剩下硬拼了。

    他们想要活捉我,八成跟我妈妈有关,我就是死也不能让妈妈被他们威胁!

    我看不到外面有多少人,只感觉他们源源不绝,我闪身躲过迎面一脚,侧面栖身上去一个肘击砸在他的脸上,瞬间让他满脸鲜血。

    倒了一个还有一个,我不知道自己打倒了多少人,但我身上也挨了无数下,好在我身体素质强大,还能坚持。

    金哥他们表现不俗,平均每个人都能对付一到两个,金哥自己更是干趴了四五个了,至于石岩、常笑他们,已经只有石岩还能站着了,他们毕竟只是真正的普通学生而已,只有石岩凭着身体还在大吼着战斗。

    “肏你妈!阿,给老子死!”

    石岩仗着自己身高体大很难被打倒,用后背硬接着黑背心的拳脚,双手却举起了包房里的玻璃桌子,疯狂地向人群中一个高个子的头上砸去。

    “啪……”

    桌子直接被砸碎,玻璃碎片落了满地,这一桌子干倒了三四个,石岩也终于挨不住,被打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

    金哥一脚踢在一个黑背心的肚子上,不料人太多了,那个人虽然倒地,其他人却趁势抓住了他的腿,本来不应该的,但金哥浑身疲惫疼痛,力量速度都大不如前,这一脚已经无力快速收回,所以金哥也倒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看不清数量的黑背心半包围着我,之所以是半包围,是因为我始终背靠一面墙壁,而我的战斗也最惨烈,被金哥石岩他们打倒的人,很多都能起来再战,被我打倒的人没有人能再起身,因为我是个地狱岛走出的小鬼,因为我是云青青那个恶魔的学生!(接下来侧面描写,不如此不能显示出主角的强大狠辣。)宋三儿一直没动,他只是在外围看着小弟们动手,笑话,几个小高中生,几个废物保镖,他出手了脸往哪放,本来公司派他来他已经觉得很丢人了……可此时他看着里面那个全身已经被鲜血染红的人影,也禁不住感觉头皮发麻,那个小子太疯狂太变态了,他终于知道那七个兄弟为什么被打成那样,不是他们自己废物,而是这个小子太可怕!包围着沉欢的人一个个也都口干舌燥,眼睛发晕,那个红色人影手里拿着一块残碎的玻璃,毫不顾忌锋利的玻璃也在切割自己的手掌,他出手就是死手,完全就不在乎身处哪里、会不会死人,他攻击的地方全部是人身最脆弱的地方,眼睛、喉咙、太阳穴、下体、心脏、关节、穴位……大家也想那么狠?但没他那么快没他那么准,没他那种力量,也没他那么专业的的手法,他不像是个学生——像是个屠夫,天生就为了杀人而生的屠夫。

    这也不可怕,因为再强大的人也禁不住人海战术,今天宋三儿带了36个人!就是因为听说沉欢有保镖,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可他们又错了,那个血红的人影根本就是不是人,他见到的血越多人就越亢奋,速度力量始终稳定,好像不知疲倦的机器,眼珠子都快染成了血红色,可被他抓到手臂的手臂就会折断,被他碰到脸皮脸皮就会溃烂……(第一人称回归……)一条无力的腿踢在我的后腰,太轻了,太无力了。

    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颤抖,我迅速的回头,一个摆拳砸在他耳侧,在他大脑轰鸣,看见满天繁星时,我再次踢开接近的人,身边只有四五个人站立了,个个带伤挂彩,他们眼睁睁看着我却不敢上前,我拉过那个黑背心的身体转到他的身后,让他面向宋三儿,然后一把狠狠抓住他的头发,让他仰面朝着宋三,血液给了我近乎无穷的力气,黑背心的身体却绵软又无力,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我,我咧嘴一笑,露出被血染红的牙齿,好像某种索命的恶鬼,然后——在黑背心惊恐的睁大眼睛时,把手中的玻璃狠狠插进他的眼窝“啊!啊!啊!”

    黑背心发出疯狂的惨叫,两只手四处胡乱抓打,我轻松抓到了他的手臂,然后卸下他的关节,两只胳膊像面条一样垂下,我的手又回到了他的眼睛,我慢慢地旋转,我慢慢地调整角度……“啊!啊!”

    惨叫声更大了,我终于挖出了他的眼睛,充满了惊恐和血色的眼睛,眼白好像都被大睁的瞳孔所压缩的眼睛………“如果你能让敌人感觉恐惧,那你已经成功了一半!”

    那是云青青的原话。

    “宋大哥,这颗眼睛看起来味道不错,好像葡萄阿,可惜是血葡萄,我送给你嘿嘿。”

    我的声音干涩沙哑,像魔物的低语,一颗血色的眼球抛落在宋三儿衣服上,花衬衫上又多了一朵花……“我吃你麻痹,沉欢,沉你麻痹,你这个疯子!小杂种!”

    “砰……砰……”

    “砰”

    我看到了什么?那是一把黑色的手枪,深渊般的洞口正指着我……三声枪响后,我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和大腿各挨了一枪,现在正汩汩的流血,看到伤口,才终于感觉到气力在流失,于是我这个恶魔终于缓缓倒了下去……“你很能打是吧?你很牛逼是吧?操你妈你再起来打阿?你以为11世纪吗?能打很有用阿?老子一枪就打死你哈哈,本来老子没想把自己搭进去的,可你tm太嚣张了,今天老子不给你上一课,自己都丢人!老子让你知道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宋三儿说什么都是对的,因为他是胜利者。

    我倒在地上感知着血液不断地流出,疯狂慢慢褪去,终于冷静了下来,却开始自嘲的想……脉搏太有力也不一定是好事呵呵。

    然后是另一个有一个可笑的想法;“”

    那就是第三声枪打在了哪里?”

    疼痛?疼痛都被肾上腺素淹没啦。

    直到我眼睛移向宋三儿,才发现他正捂着自己的右手,手枪已经掉在地上,而他身边有四五个灰色西装的人把他按在一边。

    “我叫万宝成,也许你没听过我的名字,但你一定听过我大哥的名字,他叫万宝龙,天龙集团的董事长,我呢,想和你交个朋友。”

    我脑子昏昏沉沉的,只感觉耳边这个男人声音真好听阿,有种青瓷暖玉般的质感,尽管连面容都看不见,却可以想象他的儒雅精致。

    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被他背了起来,黑暗袭来,整个世界都在隐去,我努力半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血,滴落在他雪白的西装上,开出一朵又一朵娇艳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