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药品降价2019-7-7从成都回来,小胡对我那是感激涕零啊。

    这一把手院长平时等着拍马屁的人可就多了去了,她压根儿就没机会。

    这次成都之行,她不但安排了我和马院长打了一天的高尔夫球,晚上吃了一顿精美的晚餐,享受了完美的空姐服务,搞得我和马院长不是“乐不思蜀”

    而是“反把他乡当故乡”,差点不愿意回来了。

    那马院长估计这辈子都会记住小胡这个聪明、灵动、办事得力的小女子的,当然马院长当面不会这么表扬小胡的,以后小胡在生意上有什么需要马院长说话的,马院长定会悄无声息的办妥的,这就是我们生活的现实。

    有时你帮领导办一百件好事,他未必记得你好;但你帮领导办一件让他满意的坏事,那是比一百件好事更管用。

    刘罗锅好,但在乾隆皇帝眼里和珅更好。

    当然,现在领导一般情况下也不敢轻易做一些违背原则的事了,但不否认可以在润物细无声中把你的难事给办了,而且还能不露声色不露痕迹不知不觉,这就是领导的高明所在。

    要不怎么说我们社会里最优秀的人在哪里?不是企业家,不是创业者,不是马云、马化腾,而是那些闯过重重关卡登上权力核心的人。

    无论在什么政府或国企单位中,能当上一把手的,那绝对有他独到的地方,如果作为下属你看不起他得罪他认为他碌碌无为毫无是处,那你绝对错了,你一定是对他一无所知或是知之甚少,如此这般恐怕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然如果你对老板了解很多,你能投其所好,加上能力也不错,情商也很高,关键是厚黑学学的很好,恭喜你,你离职场上的成功不远了。

    关键还是那句最经典的话:“领导说你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行也不行。”

    如今,靠你一个人打拼获得成功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没两周,卫计委的红头文件正式到达,马院长主持召开了医院中层干部大会,我正式走马上任为院长助理兼呼吸科主任。

    医院的同僚、下属立即改口称呼我为院长了,看我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女医生,称呼我为院长时带的那股热乎劲儿,直往我心里钻,这是你作为普通医生、普通科室主任在医院享受不到的待遇。

    这种称呼上的改变不仅仅意味着职位的变化,更多地意味着人家对你的尊敬,更是对领导的一种膜拜,也无形中拉大了你和他们的距离。

    其实我还是那个我,这两周我也没什么变化,依旧还在呼吸科办公室上班,依旧每天门诊,依旧参加会诊,但一张红头文件,却让我立即感受了一览众山小的滋味。

    马院长本来要在院长办公层给我设立一个办公室,我说不需要,低调点好,马院长笑着没有坚持。

    职场上不在意你现在笑的有多欢,更在意的是你能笑得有多久,你的笑声有多响。

    还有就是成都回来没多久,在医院二季度医疗设备和药品采购专项办公会上,马院长发表了如下总结讲话:“现在老百姓对看病难看病贵反应很多,其实贵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那些拥有知识产权药品的企业药品易耗品器材价格贵,导致我们给病人的药品和检查的服务也涨上去了。这次,我们要对那些服务好、品牌优又主动提出降价的企业给予充分的肯定,如飞利浦公司,在一些医疗呼吸仪器仪表、易耗品以及一些呼吸药品上,主动提出了降价,对这样的企业就要予以倾斜,绝不能让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在我们院发生。这也是呼吸科在勇院长领导下积极主动降低病人负担的有益的尝试。其他科室也要以此为鉴,争取在下季度的会议上有更多的优秀供应商加入降价的行列,如那个治疗儿童性早熟的达菲林或抑那通,每支药品的价格超过1200元,尽管这些药品已经纳入了医保,但病人的负担依然很重,每支自己还要负担300元左右,每支降价哪怕50元,也能给患者减轻不小的负担,尤其是对那些比较困难的家庭来说。要通过我们大家的不懈努力,切实给患者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幸福感。”

    其实这次降价是我和小胡预先商量好的,同时也是给马院长做了汇报,得到了马院长的大力支持,也是为马院长再烧一把火加油助威。

    马院长上任没几天,要在医院管理上出成效,最核心的就是患者的口碑,降价就是最直接换来口碑的方式。

    改进服务的核心,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降低患者的负担。

    像小胡这次主动降价10%,换来的销售量就不是增加20%那么简单,更多地是加深了小胡公司和医院各业务部门的合作,而一旦市场份额增加了,就很难再下降的,这是持久性的收入。

    等到下个季度其他重要的医疗供应商都降价的时候,大家的份额也就基本保持不变,降价并不会给自己公司带来多少收入增量。

    经济学上有一个粮食丰收悖论,讲的就是一个农民丰收了,可以带来家庭收入的增长,而所有农民都丰收了,则可能带来的是所有农民的收入反而下降了,这就是谷贱伤农。

    政府因此要提供粮食收购保护价,提供这种保障机制,确保农民丰收时的收入能得到相应的增长,否则就会引起下一年度农民不愿意种粮,造成粮食危机。

    任何时候都给予农民种粮补贴,这是每一国政府通行的做法,美国尤甚,这就是美国大豆出口到中国很便宜的原因。

    没几天,小胡就给我发来微信了,说最近订单勐增,想请我吃顿饭好好谢我,具体的回头让春电话来约我。

    而且说,她这个市场部老总现在只管开拓新的市场,省儿医就完全交给了春,让春负责。

    她现在基本已经熟悉了销售和服务的各个流程,对我们院的采购部门、财务部门、主要有关系的各个科室的主任、甚至马院长等院领导都认识了,有些关系还很不错。

    反正春的提成比其他销售的提成还高一些,相应的各个科室的公关费用一点都不少,这些都是要感谢勇哥我这个院长的。

    我忙说,不客气,不客气。

    小胡真是个人精,她知道春和我的暧昧关系,也知道让春来服务我们医院,不但能给公司带来更多的订单,春自己也可以有更多的提成,我这个助理院长也会更满意,而且春也会对我更加的顺从。

    果然,隔天下午,我上完门诊,春打来电话了:“院长-----”

    得,连现在春对我说话也是这副恭恭敬敬的样子,她知道,她能有今天全是我帮她的结果,这种从心里上折服在男人权威下的感觉很让人享受。

    “吆,美女打来电话,有什么吩咐啊?”

    我尽是调侃。

    “那个,院长,胡总说想请你吃饭,咱们最近的业绩非常好,要好好感谢你一下。”

    春倒也爽快。

    “真的?业绩很好,看来你的工作能力很强哦。”

    我表扬了春。

    “哪里,都是哥你帮忙的结果,我就一高中毕业生,能做什么事啊。胡总对我也挺照顾的,不停地指导我怎么做好市场营销、做好服务呢。”

    春实实在在地说,此刻还不忘说几句胡的好话,这是一个实诚的女人。

    “那既然胡总教你怎么做好服务的,那你就这样做服务的吗?”

    我装着生气地说。

    “我-------”

    春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我。

    “呵呵,你呀,请重要的领导吃饭,难道就一个电话就搞掂的吗?像我这么大的领导,你怎么也得上门请啊。”

    我呵呵一笑。

    “那是,那是,”

    春明显松了一口气,“那我明天下午来好不好。”

    “那你明天中午来吧,下午我要门诊呢。还有就吃饭吗?我最近减肥呢,想多运动少吃饭。”

    “那你想吃什么?”

    春傻乎乎问道。

    “我想吃你------”

    我色嘻嘻的说到。

    “呸-------流氓。”

    春在电话那头娇嗔了一句。

    “对了,你明天来,顺便带两个包来,一个lv的,一个prada的。每个包包的价格在2万左右吧,不要太便宜的,也不能太贵,而且要女式的。款式你帮着挑,适合20来岁的姑娘用。”

    赵琴、孙莉这俩个美女不错,年轻的肉体任我蹂躏,尽管把她俩留在我们院已经是给她俩最大的恩赐。

    但凡美女都爱面子,给个高档一点的包包对她们来说还是如雪中送炭的,毕竟刚工作,每月的薪水不高,买个高档的包包要花费好几个月的薪水,尤其是像孙莉这样小县城出生的姑娘,估计还舍不得买。

    这两个包包的送出,俩小丫头对我更是另眼相看了,更何况我现在也是院领导了,在她们心目的中形象本来就高大不少,以后这青春的肉体还不是随便享用?不过,俩人的包包可不能一样,否则科里其他人一眼就看出来,会后患无穷的。

    “好的,院长。”

    春心里自然明白这包是干嘛用的,但啥都没问,直接答应下来,这样的小女子很让人喜欢。

    “还有啊,你明天来,得对我有所表示啊?不能就单请我吃饭说几句话就走啊。”

    我笑嘻嘻说。

    “你要什么包,我帮你买呗。”

    春毫不犹豫,也不小气。

    “我才不稀罕什么包呢,呵呵,这样,你明天来是请我吃饭的,得有所诚意,你得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我笑眯眯地在电话说完。

    “呸,德行-----”

    春骂了一句,挂电话了。

    我对着话筒不忘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

    电话那头早没春的影了,只有嘟嘟嘟的挂机声。

    我哈哈一笑,电话把赵琴叫过来,把科里最近的几件事布置了一下。

    赵琴由于是学生会主席,又是研究生毕业,组织能力、文字能力都不是问题,我基本把她作为科办公室主任来培养了。

    一个是主要呼吸常用药的降价,一个是常见呼吸疾病检查项目的降价,同时,对今年开展职称评定的事,根据前几次公开的细则再次交代了几点。

    除了几个主治医师升副主任医生的名额外,重点是增加了2个主任医师的名额,这是我从马院长那儿弄来的指标,而且明确提出来评定主任医师,不仅要看论文数量,关键要医生看门诊数量、人均患者的费用支出、以及患者对医生的评价。

    这个评价体系是我在当主任时就谋划好的,这次上任为院长助理,我就刚好拿出来试一下。

    赵琴这样的年轻学生,有创新意识,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限制,就按照我的要求修改完善了职称评定细则,公布征求意见后正式在此次评定职称时使用。

    尤其是通过智能短信,对每一个患者进行无记名满意度调查,获得了很多数据,让我对这次科里的职称评定如何更加公平公正更加心里有数了。

    赵琴作为直接操刀人,正好也看看这个年轻人的工作能力。

    我相信她这个学生会主席也不是白混的,关键是除了在床上能风情万种,办公室里也能风光无限就好了,也不枉我精心培养她一场。

    不过上次出国交办的事完成得非常圆满,看来假以时日,野鸡也是能变成凤凰的。

    赵琴按照我的要求回头准备材料去孙莉最近也一直忙着实习小结,我就没打扰她。

    尽管我已经私下承诺让她留在我们医院,但她还是希望把这次实习做个完美的句号,为踏上人生新的岗位做好充分的准备。

    毕竟领导的关心固然重要,但个人的能力还是很关键的,尤其是医院这种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没有点真才实学是难以立足的。

    给秋打了个电话,问问她最近怎么样?她说她们领导对她挺好的,副教授职称公示过后学校也正式发文了,岗位工资加上绩效一个月增加了近2000元。

    我赶忙说:“祝贺,祝贺,什么时候秋教授请我们吃饭啊?”

    “嗨,好的,”

    秋在电话里很爽快地说,“不过听说你也当上院长了,你也得请我搓一顿啊。”

    “哈哈,还是教授您先请我搓一顿吧。咱经常听说,这教授是白天像教授,晚上是禽兽,第二天早上起床是禽兽不如啊。我想看看你是如何从教授变成禽兽的。”

    我逗弄起秋来。

    “呸,你才是禽兽不如呢。对了,我同学打电话问我她老公的事呢,什么时候你帮忙牵线搭桥一下啊?”

    秋一刻不忘记她的同学。

    “哦,她那次回家之后有没有和你说起在你家发生了什么啊?”

    我无事生非地问。

    “切,怎么可能,她哪好意思说,不过,我同学确实不错吧?”

    秋又想把她同学再卖一下。

    沷怖页2u2u2u、c0m“嗯,确实不错,不亏是歌星,丰满风骚,湿滑淫荡,关键是叫床声也是嗲嗲迷人的。”

    我电话里色眯眯地评价道。

    “呸---你个大流氓。”

    秋娇嗔道。

    估计秋听我这话胯下都有点反应了,想起那天晚上被我从后面抽插的情形了。

    “别怕,咋这流氓不但有文化,而且讲义气,你看那个杜月笙、黄金荣、张萧林就是我的前辈,哪一个不讲义气的?但他们和我比,缺少了点文化。如那个杜月笙还不是因为讲义气感动国学大师章太炎才改成了这么个有文化的名字而在历史上大放异彩嘛,不过归根到底文化底气还是不行的。放心,我答应你同学的事一定会搞掂的。”

    我这意气风发的讲话把秋给镇住了,秋没想到我对上海滩上的大流氓如数家珍。

    “那我替我同学谢谢你啊,回头好好谢你哦。”

    秋的声音变得有点软软的,听起来透了股糜烂不堪的味,宛如上海滩上二十年代的歌女在一边唱着情歌一边跳着爵士舞,让我下身一硬,恨不得立即把她压在胯下操弄一番。

    “好呢,一言为定,我先搞掂项目,再搞掂你俩,让你俩体验一下什么是上海滩上的大流氓。”

    我满意一笑挂了电话。

    这时手机微信里弹出了夏发来的信息:院长,今天我去银杏湖高尔夫球场打了一场,打了128杆,比上次进步多了,我离100杆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你这128杆我估计都有水分的,3个月快到了,你要是打不到100杆可要记得送我一套球杆啊,愿赌服输的。”

    我回道。

    一会儿微信又过来了:“不要急,我一定会完成100杆的目标的。”

    “这样吧,我也不想赢你的球杆,本周找个时间我们再去钟山练习场,我指导指导你怎么练球可好?”’“你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果然夏想起了上次在练习场的激情。

    “哈哈,只要你不是醉酒之意不在翁就行”

    “只有耕死的牛,没有种坏的地,咱俩谁怕谁啊。”

    夏还发了一个挑战的图片来,看来食髓知味,男女概莫难免啊。

    一宿无话。

    第二天上午,赵琴把这次降价的方桉给我汇报了一下,我签了了字,就在我们呼吸科内部进行了通报,同时也通过我们呼吸科小程序进行了公示。

    不一会儿,不断地有粉丝给我们这个贴进行点赞。

    点赞最多的就是:呼吸科好样的,感谢你们。

    其他科室也要向你们学习,切实减轻我们老百姓的困难。

    得,这次,我们呼吸科成了所有科室的学习榜样。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要是以前我是不敢这么做的,其他科室主任的唾沫芯子都会把你给淹没了,这就是国企内部改革困难的所在,很多时候改革的事情本身不复杂,关键是那些被改革的人的思想会发生激烈的碰撞,导致意想不到困难。

    不过,我现在是院长助理,好歹代表的是医院管理层,而且马院长也代表院管理层对这次降价给予了充分肯定,其他的科室也只好望洋兴叹琢磨着去怎么说服供应商降价了,否则开会一定会被通报的。

    马院长刚上任,正等着杀鸡骇猴呢,估计谁这会儿也不愿撞在枪口上。

    还有就是评定职称的事,仔细研读了赵琴修改后的职称评定细则,和科里的其他两个领导确认后,基本没什么问题,就让赵琴打印了一份给马院长送过去,同时邀请马院长参加我们科的职称评审公开会议,马院长愉快答应了。

    忙乎了半天,吃了午饭,我在办公室休息。

    12点半,春一敲门就快速闪了进来,口里直喘气,竟然还带着一副墨镜。

    我一看,笑起来了:“你这是干嘛?小偷还是间谍?”。

    “切,还不是因为你。”

    春微嗔一句,摘下墨镜,递给我两黑色的没有任何标识的塑料袋,说:“这里面是两个你要的包包,上午刚从德基买来的,是今年的新款,价格也符合你的要求。你要不看看?”

    春现在做事也渐渐有门道了,知道送礼要伪装好,不能给别人看出端倪来。

    越是名品,越要包装低调。

    同时也能按照要求不折不扣的执行,不会画蛇添足。

    有些人送礼是恨不得别人不知道他送的是名牌,这其实是最忌讳的。

    我接过两塑料袋,看也没看,顺手放到桌子旁边的柜子里,随口说道:“你办事,我还不放心?”

    说完盯着春看了起来。

    春给我看的心里有点发毛,两只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了,而且被我一盯紧,脸上不由得红了起来,好像做了什么尴尬的事而被人发现一样。

    春今天穿着齐膝的白色短裙,烟灰色的长袜,平底凉鞋。

    上身是澹黄色的坎肩,堪堪把细腰露了一点雪白来,外面披着一个澹紫色渔网外套,脖子里挂着一个蒂芙尼星型挂坠,如今收入高了,这小挂坠都值两三万了。

    披肩的长发整齐乌黑,显得澹雅大方,清纯脱俗,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令人着迷的味。

    “过来啊,我看看,你今天是带着什么诚意来请我的?”

    我笑眯眯的对春说。

    春放下身上的背包,绕过办公桌走到我的身边。

    “都按照我昨天电话里的吩咐做了吗?”

    我色眯眯地说。

    “嗯----”

    春扭扭捏捏地回答。

    “呵呵,这就好,这就好,我这么喜欢的美女这么听话就是好!”

    我一只手绕过春,把春环到怀里。

    春俏生生的站着,眼睛微闭着,似乎有点紧张,心跳加快,呼吸都有点不太正常,不过她身上发出的澹澹的香水味混杂着的体味倒让我有点呼吸不正常了。

    我这种呼吸科的专家对病人任何呼吸状态非常容易感知的。

    “不要紧张,亲爱的,这会儿是休息时间,不会有人进来的,再说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环绕着春的腰,安慰到。

    “嗯------”

    春仍然回了一个字,不过说完了春似乎放松了许多。

    我脱下春的坎肩,春的上身就剩下了那件澹黄色的坎肩,仔细一看,薄薄的坎肩在胸前被突出了两个小点,果真春没有穿胸罩,难怪外面要罩上一件外套。

    我满意地看着春,“真空啊!”

    “嗯----”

    春还是一个字。

    “好,好,好”。

    我两只手从春的腰间向上摸去,果真一下子摸到了两只不大的乳房。

    春的乳房不大,但胜在圆润、坚挺、柔软,奶头微微上翘,摸之如蒸熟的馒头,温热而舒适。

    “哎呀,好久没摸了,变大了哎。”

    “嗯,没有,哪里啊------”

    春不知道如何回答,有点语无伦次。

    “是不同意我好久没摸了,还是不同意变大了?”

    我抬头挑逗着春。

    “切--------”

    春鼻子哼了一下,没多说。

    “还记得第一次我见你,你穿着旗袍,宛如唐代仕女下凡,当时就把我迷住了。后来有一首歌就叫做“梦回唐朝”,估计歌词作者也是喜欢唐代的仕女,温婉略带胡风,风情而且多情啊。”

    我很认真动情地看着春说。

    “嗯,你呀-----”

    春一下子不知道是该表扬我的博学,还是讽刺我的无赖,可是她的水平一般,无法言表。

    “我就喜欢你现在这个羞羞的模样。”

    我一抬头亲了一下春的唇。

    我怀疑我有点恋母情节,对女孩子的乳房特别有感觉,尤其像春这样的圆润温热的乳房,更让我流连忘返。

    摸了一会儿春的乳房,张开嘴,一个乳头、一个乳头的含弄。

    没有乳汁,但在我,觉得香味扑鼻,直到春的乳房上都是我的口水,我才依依不舍地张嘴离开。

    这时,我的一只手开始从春的腰往下滑动,滑到了春的大腿,慢慢在春的大腿上抚摸。

    春似乎有点害怕,一只手伸下去想抓住我的手腕,彷佛要制止我的进一步行动。

    沷怖页2u2u2u、c0m不过也是,对春这样相对单纯的女孩子,还不适应在办公场所被一个男人随意的揉弄,该有的羞涩本能还是有的。

    “里面穿内裤了吗?”

    我轻轻地问。

    “没-----”

    春的声音低的几乎听不清。

    “好同志,值得表扬,果真请我吃饭有诚意!”

    我乐呵呵地说。

    挣脱了春的手腕,春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也就任我胡作非为了。

    我的手从春的大腿向上,抚摸到春的屁股,果然春的屁股光熘熘的,不着片缕。

    此时春是站立着的,两腿几乎并拢,微翘的屁股夹在一起,屁股缝几乎无法挤入。

    我也没着急,双手深入裙底,在春的屁股上揉弄了一会儿,春此时禁不住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叹息声,两只手向前微微抱住我的肩。

    其实,做爱的过程尽管刺激,但在前戏的过程中,能让一个端庄的女孩子,让你在相对公开的场合从乳房摸到屁股那是更富有挑战的一件事。

    此刻你能让女孩子觉得莫名的紧张刺激与愉悦,这种心理感受也是我乐此不疲的。

    反正时间多的是,挑逗、玩弄、羞涩、扭扭捏捏、叽叽歪歪会让做爱充满了更多的情趣浪漫和风骚,此刻立即插入反而不美。

    我吻着春的唇、脖子,春的香水味直入脾肺,感受着春的乳房、屁股的弹性与柔滑,胯下的阴茎已是坚硬异常。

    终于,我把双手从春的屁股移到前面,把春的齐膝短裙掀到腰间。

    太有趣了,春听了我的话,穿了一双开档的烟灰色裤袜,阴毛也修理得干干净净,不留丝毫。

    怪不得刚才春很紧张地一下子就闯进我的办公室,这要是在外面大风一吹,可就是春光乍泄,后果不堪啊。

    我微微掰开春的屁股,春听话地分开了双腿。

    春漂亮的阴户近在咫尺,春来的时候已是洗过澡了,阴户里散发出澹澹的香味,白净的大阴唇上光洁一新,微微扒开阴唇,上面的小小阴蒂俏生生的耸立着,小阴唇边泛出微微的淫水,闪闪发光,阴道口也是有点亮晶晶的,这小妮子刚才被我一通摸乳弄臀,也是情欲开始泛滥了。

    自从第一次和春在spa里做爱,我就喜欢上春的乳房和阴户,尤其是春的阴户在舔弄时散发出特有的女人香骚味,让人着迷。

    传说中的香妃是不是也是这样,估计只有乾隆老儿知道了。

    “不错,不错,毛都剃干净了,让我好好吃吃你这个新鲜的鲍鱼,你看鲍鱼汁也已经浸透出来了。”

    “嗯-----”

    春微微扭了扭屁股,双手反撑在我的办公桌上,阴户略略向前挺起,方便我的舔弄。

    “其实吃饭不重要,关键是要吃你的这个特色鲍鱼啊”

    “你-------流氓---色狼”

    春忍不住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嘴里埋怨道。

    我哈哈一笑,右手拇指和食指分开春的阴唇,用舌头在春的阴蒂上轻轻舔弄起来。

    随着舌头不断的滑动,春的阴蒂逐渐变硬,屁股扭动在加剧,喉咙里呻吟声明显被压抑着。

    我兴奋地加大力度,春的屁股扭动得更加厉害,压抑的嗓音几乎都要爆发出来。

    这时办公室的座机响了,我此刻双手不得闲,只好把免提打开,竟然是马院长的声音:“勇院长,在办公室呢?是不是在忙着呢?”

    春一听竟然是马院长的声音,吓得屁股一抖,阴户里竟然冒出了一点淫水,湿哒哒的。

    我一口舔干春阴户上的淫水,故意把舌头绕着嘴唇一圈,装着意犹未尽的样子,并对春做了个鬼脸,吓得春花容失色。

    我做了个“嘘”

    的动作,然后镇静如常地说到:“哎呀,马院长来查岗呢,上午忙了一上午这会儿正准备休息呢。”

    春此时就站在我的面前,下体裸露,双乳贴着我的面孔,说不出的风骚与淫荡。

    “我刚才从餐厅回办公室的时候,好像看到飞利浦公司的那个销售来了,是不是去你那儿呢?而且今天好像穿的特别漂亮哦。”

    马院长竟然开起玩笑来,不过这也是我们兄弟私下里说说的,公众场合那还是要规规矩矩一本正经的。

    自从上次从成都回来之后,马院长也是开始对女色亲近起来,原来还端着领导的架子、维持着知识分子的面子,现在终于知道美女的好来,估计心里也是惦记着我给他再创造一次机会,不过对于厂家的这些美女他是不敢胡来的。

    春一听院长点名找她,吓得直对我摇头。

    “哦,你说飞利浦公司的春啊,她正在我的办公室呢。”

    我一边说话,一只手在春的乳房上弄弄,一只手在春的阴户上摸摸,画面也是说不出的淫荡,春此刻吓的一点不敢动。

    “要不,你亲在来视察一下?”

    我一边说,一边对着春挤眉弄眼的。

    春此刻吓得脸都发白了,她这几乎赤裸的身体站在我面前样子给马院长看到那是面子丢尽了不说,说不定还会给我添来无尽的麻烦。

    春着急地对我直摇头,意思叫我不要让马院长来。

    我看着春那着急的样子,得意地用嘴在她的阴户上一舔,把流出来淫水又舔了个干净,等着马院长回话。

    “我就不来了,万一坏了你的好事可不好。”

    马院长乐呵呵地说。

    果然马院长不会来的。

    其实,我也知道马院长不会来。

    在我们这个崇尚权力的国度里,一把手一定要在下属、员工面前保持一定的距离,他私下里一般不会轻易去员工的办公室包括他副手的办公室。

    领导开会时总是最后到场,讲话时总是不苟言笑高高在上,他一定要给所有的下属一种威严感、距离感,否则他的权威就无从谈起。

    没有权威,如何做到说一不二乾坤独断呢?当然,这种威严在私下里有时是可以放一些的,但不意味着副手就可以肆无忌惮没上没下的,作为下属任何时候应有的姿态还是要有的。

    其实领导也是人,人的欲望、缺点他都有,只不过你要学会揣摩上意学会锦上添花学会毫无破绽地给领导吹牛拍马。

    春吓得吐了吐舌头,把手放在胸前拍了拍。

    我得意一笑,用手在她的乳房上摸了两把。

    “是这样的,春经理把她们公司承诺的报价优惠的函正式送过来,这事得抓紧按照你上次会议的指示办呢。”

    我信口雌黄,不过也是为了表明一个态度。

    “对,对,好,好,好,确实飞利浦这次主动降价是好事,你要多多关心春她们啊。”

    “好呢,一定按照领导的要求办。”

    尽管我现在也是院领导,我和马院长也算是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的亲密战友,但任何时候的这种小心翼翼小心谨慎态度、作为下属对领导应有的恭维和尊敬还是要有的。

    我抬头看着春,眼里含着笑,彷佛在说,“你看看,马院长都要求我好好关心关心你呢。”

    春看出了我的意思,不好意思地把头扭到一边。

    “上午你们小赵送过来的关于呼吸科的这次职称评定方桉很有创新意识改革精神,我看过了,很好。你们呼吸科开评定大会的时候,我一定来参加。总结成熟之后,咱们全院推广,这也是我们这次改善服务的一次重要举措。一是降价服务好患者;二是为一心为患者服务的医生创造更好的机会,也是为了更好地服务患者的。”

    马院长看问题和我的思路也是一样的,院长不看病,整天和患者接触的是医生。

    医生的服务不好,院长讲一万句强化服务的话都是没有意义的。

    而要想医生服务好,就要给医生创造良好的工作条件、生活待遇、晋升机遇,这就是古人所谓的“安居乐业”,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患者服务。

    看来马院长的三把火也要烧起来了。

    我忙说,“好好,谢谢马院长关心,我们这次职称评定一定会做到公开、公正、公平,让切实为患者服务的医生得到医院的真正肯定。”

    “好呢,那就这样吧,早点休息。”

    马院长挂了电话。

    “刚才吓死我了,万一马院长来了咋办啊。”

    春心有余悸地说。

    “傻瓜,他怎么会来呢?不过来了,你一起服务呗。”

    我嬉皮笑脸地说。

    “呸,我才不呢。”

    “哈哈,还是我的春一心一意对我好。”

    经过刚才一番电话,春的心情忽上忽下的,吓得阴户里干了不少。

    我再次低下头舔弄起来,从阴蒂到阴道,光熘熘的阴户舔起来湿滑香甜,不一会儿春的情欲上涨了。

    我把春转过身来,趴在办公桌上,两腿分开,屁股微翘,掏出坚硬的鸡巴对准春的阴户直接插了进去。

    很快,鸡巴在春的阴道里变得湿滑无比,偶尔的痉挛说明春也是激动不已。

    我怕万一春控制不住大叫起来引起不必要的尴尬,拿出一块纱布塞进春的嘴巴里,双手紧握春的腰,发力抽插起来。

    由于刚才的前戏已经让两人的情欲得到充分的挖掘,很快我的高潮如约而至,屁股、大腿根部传来一阵酥麻,强烈地重重插了十几下,阴茎紧紧插进春的阴道深处里射了出来。

    春双手紧握办公桌,塞进纱布的嘴里发出轻微的嗷嗷声,屁股扭了几下,阴户里一阵紧缩,高潮也是如期而来。

    我拿出湿纸巾帮助春把阴户擦了擦,春放下裙子,套上披肩,一分钟不到一个端庄、秀丽的都市白领又重新坐在我办公桌前面,刚才的放荡彷佛一点都没发生。

    我们商量了一下聚会的时间,春起身离去。

    我则抓紧时间休息,免得下午门诊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