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en40002019年7月7日字数:12339这个世界的刑事羁押系统与原来的世界一样,也有看守所和监狱,分别关押不同司法阶段与不同罪行的犯人。

    那么,猜猜在看守所或者监狱里边的男犯人是如何解决性需要的?捡肥皂?

    菊爆白净长得娘的犯人?那还需要这些!在这个世界,满足犯人性需要与填饱犯人肚子同等重要。所以,解决鸡巴问题的方法也有几条:第一,男女犯人混住,只不过任何世界男性犯罪人数都比女性高,一个女犯人要应付三四个男犯人的情况很常见,单靠这样当然不行。第二就是男犯人的女家属,家属申请探望并不是在专门的探访室里进行,而是申请一天的时限,进入自己亲人所在的监室内,与自己的亲人,还有同监室的狱友一起玩一天。但申请探望的犯人家属不多,毕竟等同于让同监室的5、6个男人轮奸一整天,所以多数发生在新入狱的犯人要巴结讨好牢头狱霸,又或者有求于其他犯人的时候,又或者用自己的妻子亲人下赌注赌输了,才无奈叫过来肉偿赌债。

    每天早上8点看守所会开门放人收人,那些拘留期间或者探望期间被操得腿得合不拢的女人陆续放出来,有些真的要互相搀扶着才能走路。而另外一边,拿着通知书前来报到的女人则把自己脱个精光,排着队鱼贯进入,此时也是每天看守所里边的犯人最高兴的时候。

    当然,除了以上两样,还有第三样……甲一市第二区江岸看守所,因为在人口密集的商业中心区,算是甲一市内比较“繁忙”的看守所,现在几乎所有监室都塞满了人。

    在其中一间看守警的办公室,四五个女警正在里边忙碌地工作着,其中还有几个刚刚从警校毕业,相当粉嫩。

    “各位同事,辛苦大家了,刚才刘所长签了几份申请表,今天之内每人随便拿一份吧!”所里一位比较年长,已经三十多岁的苗姓女警官捧着一叠文件推开门走了进来,边说边把那叠文件放在一张办公桌上。

    听到这话,几位一直伏案工作的女警纷纷抬起头,先是面面相觑,接着发出了不满的“唔唔”声,其中一位还嘟着嘴把手上的笔放下,伸了一个懒腰。

    “唉……所长真是的!他折腾我们这些下属就算了,干嘛还拿我们去便宜哪些犯人!”

    “就是呀,犯人也不是没有女人操,我们让他们玩,好恶心呀!”

    看见下边的反应不是太好,苗警官苗萍提高了音量,开始以她在看守所的领导层身份进行了一番教导。

    “你们一个一个是怎么了?你们进警校的时候也应该知道,我们女警有用身体去消弭违法犯罪的责任,满足表现好的犯人是的责任与义务。我也知道最近拘留的人比较多,所长签得也密,签了我们只能执行,别抱怨了,这样,我拿一张,算是帮轻一下你们!”说着,苗萍随便抽了一张表,看了一眼就拿着表走了出去。

    “唉……没办法,小纬和小凤,你们手头事情比较少,先去吧,等你们出来了我们再去!”苗萍走后,在场的几位女警也小声商量了起来。

    “好吧!小凤,我们就选一个吧,嗯,我选一个长得英俊的,你选个鸡巴大的。嘻嘻,我看看谁英俊鸡巴又大……”

    看守所里专门有三间娱乐室,说穿了就是让申请表获批准的犯人在里边与女警交媾,毕竟是女警,会受到优待,每次都是一对一,不同于那些女犯人或者犯人家属。

    至于娱乐室的陈设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肯定不会有任何器械和道具,只有一张比较舒服的床,铺了地毯,还有一个淋浴间。

    苗萍把自己那张申请表递给拘留区大铁门前的男警同事,然后踱着步,先进入第一间娱乐室,坐在床上,等候犯人被押过来。

    “报告,疑犯孙老五带到。”

    “进来吧!”

    很快,门打开,男警没有进去,示意那个孙老五自己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啊!居然是……苗警官!真有点意想不到!”

    这个孙老五是个正在等待开庭审讯的未定罪疑犯,已经是二进宫了,两次犯的事都是一样,参与团伙犯罪,向店铺收保护费,贩卖管制药品,和其他团伙抢夺地盘,打架斗殴伤人……所以不准保释,一直关押到开庭。

    “怎么了?嫌我老?什么态度?”苗萍听到他说的话,抬起头,一脸冷冰冰地质问。

    孙老五马上裂嘴谄笑,不住摇头:“不不不,不敢,苗警官你那么有味道,身材上凸下翘又耐玩,大屁股像个磨盘似的,操过你的犯人都赞不绝口,我孙老五今天真是荣……荣幸……荣幸之至……”

    “好了,少说废话,你也知规矩,先去洗澡!”

    “好的好的,我马上去!马上去!”

    孙老五在淋浴间把自己扒个精光,开着水冲刷着自己,看得出他真的挺兴奋,边洗还边吹口哨。苗萍则把身子放松倚在床上,先闭目养一下神。

    其实以她在看守所的身份,是不需要接那些申请表的,今天之所以接,除了申请表确实有些多,想体恤一下下属之外,也有其他原因。

    过了一阵,水声停了,又过了一阵,她听到脚步声向自己靠了过去,很快,身边的床垫向下一沉,孙老五已经在自己旁边坐好,但因为没有得到允许,不敢动。

    苗萍心里不禁冷笑,当女人和女警那么久,男人要操自己很多时候都是直接扑上来,一点也不会客气。也只有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双方身份的悬殊,男人才会乖乖坐好,大气都不敢出,她倒真的有点享受这十几秒的时间。

    “孙老五,这次是因为你最近表现得好,综合评比都有进步,所以刘所长批准了你的申请。从法律与人性层面给你一点鼓励,你一定要好好记在心里!以后要再接再厉,继续努力。有什么事情不要欺瞒蒙骗警方,要马上报告,知道吗?

    不然让我们查出来就罪加一等,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不敢,不敢!我孙老五就像现在一样,混身上下赤条条,让警方看得一清二楚,清清白白再无遗漏!苗警官你大可放心!我一定会安安份份,做看守所里边的模范!”

    “好吧,开始吧,别磨蹭!”苗萍听到他的回答不禁一笑,其实她刚才所说的是女警陪护犯人之前必须交待的警告,自己也嫌烦,因为实在不想再看到对方那呲牙裂嘴一脸谄笑讨好的表情,就合上双眼,整个身体放松,任孙老五所为。

    孙老五一只手伸过去,有点发抖地她解开警服钮扣,隔着里边那一层薄薄的衬衣,开始在她胸部搓揉起来。

    “苗警官你的胸好大!摸上去真舒服!又大又软!”

    这个还用得着你来说?这种毫无营养的复读机式恭维,苗萍都听得耳朵起老茧了,再加上说这话的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人,所以没有回答,只是冷冷一笑。

    孙老五碰了个软钉子,没有再说话,而是专心忙碌于双手之中,警察少妇保养得还算不错的白嫩娇躯在黑色警服的映衬下特别耀眼,孙老五一边吞口水,一边继续动作,不知不觉间,苗萍的上衣也被彻底解开。

    “苗警官,之前不知有没有人和你提过,但我想说,我现在很喜欢你这眼神了!”

    孙老五这次说的话终于勾起了苗萍的兴趣,她睁开眼低头看着自己的傲人双峰被一对大手不停地又搓又捏,这对大手还时不时地捏峰顶已经红得发黑的蓓蕾,阵阵快感也开始在全身上下不断翻涌。

    “哦?我这眼神有什么特别?好好向警方交待!”

    “苗警官,你现在的眼神里有一种可怜无助的感觉,更容易激起男人蹂躏你的性欲了。”

    “噗!我当警察那么多年,别人只会说我的眼神有多可怕,说我眼神可怜无助的,你真是第一个。”

    “我都是为了好好侍候你,来吧!这警服裙太紧,要脱起来也挺不容易的。”

    包臀警服短裙和印着警徽的内裤都被扒下,成熟少妇的胴体终于被剥得一干二净,苗萍虽然已婚而且已育,但体型保持着相当好,现在更是浸染满了成熟女性的妩媚风韵。有时候看守所要招待上级,警方高层都指名要她过来陪护,而不需要那些新调过来的青春女警。

    沷怖页2u2u2u、c0m孙老五此时已经难以压抑自己的兴奋,也不多说,扒开她的两条大腿,自己粗大坚硬的肉棒一下就重重地插了进去,顺着已经湿热的肉穴一插到底!

    “苗警官……啊……你的小屄,好舒服……好紧……和十七八岁的一样……比监室里的那几个女人……好玩多了……我来了……”

    “孙老五!……用你的大鸡巴好好操我,好好操……不然,我就关你禁闭!”

    “哈……怎么会……我就怕……你舍不得我的大鸡巴!我来了!操得你舒服吗苗警官?”

    孙老五的手一下死死地抱住她的屁股,似乎要令她无法逃脱,接着鸡巴一阵紧似一阵地在她温暖紧密的肉穴重重抽插起来!可以玩弄一个女警,是挺振奋男人性欲的成就,更何况这个少妇紧密柔嫩的私处,一碰水就哗哗直喷,简直是男人一生梦寐以求的乐园。

    “……来吧,干死我吧……我还怕你?……来……用力……再用力……干死我!”

    “苗萍……我的大警察……我插得你爽不爽?爽不爽?妈的……我操死你……警察?我不知操过多少了!一个赛一个的骚,哈哈哈……”

    孙老五现在兴奋得飘飘欲仙,他感到女警察紧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原来端庄妩媚的女警察几乎毫无反抗地任凭他奸淫,任凭他在自己丰满赤裸的身体上大肆发泄。软软的床上娇嫩丰满的肉体被插得陷下去又弹上来,丰满的乳房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

    苗萍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女警察,就是一个任人操任人玩的货色。

    在这种狂暴粗鲁的淫乐下,她也唯有紧闭着双目,伸出双臂环抱住孙老五的脖子,抬起丰满的屁股一拱一抬地迎合着抽插,丰盈动人的肉体任由身上的男人糟蹋,由于他急促的撞击,苗萍摇摆着的腰肢,髋部的大磨盘开始在不自觉间磨动着,刺激得那条肉棒更加坚硬。半闭着的双眸,口中出哀婉淫荡的呻吟。

    “啊!孙老五,轻一点,你想……你想干死警察?我受不了了。啊………啊………,比我老公……比刘所长都厉害……轻一点,不要………啊………不………要……我控告你袭警……不要……控告你袭警!”

    “我的大警官……那有光着屁股……告别人袭警的?哈哈……可以和你干一炮……真他娘的爽!”

    “孙老五……你好厉害……干得我好舒服……我要减你刑!减你刑!哈哈……”

    苗萍已经被干得语无伦次,此时其他两间娱乐室内都是春光无限,虽然在看守所里边女人还算不缺,但怎比得上玩弄一个女警带给自己的那种报复性的快感?

    孙老五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一边抱紧女警察的纤腰,身体俯下,用自己的胸膛尽情感受着女警双峰的跃动。

    “嗯……淫荡的女警察,我忍不住了,我要泄啦!我要报告……我要向你开枪……!”

    苗萍凭着自已那么多年的经验也感觉到阴道内的阴茎更加粗大,知道对方的快感也快积累满格。她也把大腿紧紧地夹着孙老五的腰,再狠狠磨动了十几下,孙老五舒服得魂都丢了:“操,大警官还有这一手!看我的!”

    说着他把苗萍的双胯紧紧压在床垫上,好方便阴茎可以深深地插入阴道尽头……“嗯……射进……我的身体吧……来……好需要……啊……不行了……都给我……啊……”

    “我的大警官……好警官……我……现在……就全部给你!”

    “啊……来了……啊……再来……啊……好多……射了好多……哈哈,好舒服……好棒……”

    随着孙老五的激射,苗萍本来紧蹙秀眉感受高潮的美丽脸庞也随之一展。等到孙老五终于放开她丰腴的肉体,整个人都像被抽去了骨头似的软软瘫在床上,一股股浊白精液也从阴道中缓缓流出……“爽死了!女警果然好玩,看看她让我操过之后的淫态,那又暖和又窄窄的小穴,对了,那大屁股!不行!刚才没有尽情玩这白白大屁股!妈的,管他的,再来一次又能把我怎么样!”

    孙老五淫念升起,鸡巴又回复得直一直,一股在外边混世界时候的狠劲也上来了,马上扑了过去……“孙老五,你还想怎么样……停下来!”

    本来还躺在床垫上休息的苗萍,被孙老五硬拖了起来,还把她身子一下翻了过去。苗萍下意识地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身体,这样一来,她那对白嫩丰隆的大屁股就本能地翘了起来,尽情袒露在这个她看不顺眼的监犯眼前。

    “叫什么叫,我的好警官,我还没玩够了,看,鸡巴还硬着了……你就当再鼓励鼓励我吧!”

    苗萍还想起来,但孙老五死死用手压着她的背,鸡巴一下猛插,又再开始在那个销魂洞眼里鼓捣起来……女警官也只能乖乖地继续挨插……“啊啊啊……孙老五你这次……是强奸……你在强奸我……啊……你想死了……啊”

    “哈哈,叫什么强奸,看你的身体多配合,尤其那对大磨盘……来吧母狗,哦……不,应该说……母警犬!再用你的磨盘夹紧我的大鸡巴!”

    “母警犬”苗萍不知有没有后悔过接下这张申请表,不过就算有,都让孙老五干得忘到九霄云外了,除了不断地呻吟浪叫,再也说不出其他话,到了最后,她整个人都半朦半胧地趴在床上,娇臀高高翘起,承受着仍然射速凌厉的第二波精液……娱乐室内终于安静了下来,等到苗萍的神智恢复,她看见孙老五规规矩矩地坐在床边,而自己脱的时候乱扔出去的整套警服,折得整整齐齐地放在自己身边。

    沷怖页2u2u2u、c0m“苗警官,怎么样,我侍候得你还行吧?你的衣服在这,我帮你收拾好了!”

    射完两次精之后的孙老五清醒了不少,心知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犯人,自然知道应该怎样做。

    “嗯!”苗萍应了一句,也许因为刚才发生过肉体关系,苗萍现在看那张还是一样讨好谄笑的嘴脸,也感觉没有那么厌恶了。于是,她一边拿过胸围系上,一边问道:“孙老五,最近拘留室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

    “报告警官,最近还是老样子,你叫我盯着黑屌神老洪他们,他们也没搞什么事。”

    “老洪现在暂时也不敢搞什么,你继续盯着,有什么随时向所里报告!”说着,苗萍站了起来,两条洁白的长腿先后离地蹬了一下,把内裤重新穿好。

    此时孙老五的眼神忽然间闪烁了一下,虽然稍纵即逝,但怎能逃过苗萍这种经验如此丰富的女警?于是她厉声喝道:“孙老五!你是不是有东西没说!我怎么和你说的?有什么事情坦白交待!

    你是想等我查出来之后给你加上一条知情不报的罪名吗?”

    这一下忽然变脸把孙老五吓了一跳,妈的,警察就是警察,就算刚刚让自己好好操了一场,也不能带任何妄想。于是,孙老五连忙摆手回答:“不不不,是这样的,苗警官,是有件比较奇怪的事情,但我又感觉好像不值得报告,所以刚才犹豫了!”

    “你感觉有异常就说出来,值不值得报告不是由你来判断的!”

    “是是是,是这样的,小半个月前新进来的那个女拘留犯,关在黑屌神监室那个。那个女犯人叫,刘,刘什么……”

    “你说刘千蕙?”刚把短裙穿好的苗萍,听到这个名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对,对,就叫刘千蕙,她长得挺美的,第一天进来我就盯着她看,口水都流出来了。晚上让黑屌神操得,我们在旁边听都心痒痒的。但之后,妈的那个混蛋对这个女人特别照顾,女犯人放风的时候要排在操场中间等候挑选,但黑屌神一直都把刘千蕙留在身边,不让她参加!其他犯人抓耳挠腮,但鉴于那个姓洪的霸道,你也知道没有人敢得罪他,所以也不敢说什么。我们几个私下谈起来都在骂,但又在想是不是他们在外边的时候就认识。”

    所谓女犯人在操场中间等候挑选,是因为女性资源在看守所中还是比较稀缺,有好货色不能一个监室独霸,所以在放风的时候就将所有女犯人排在操场中间,每个监室的牢头像货物一样互相交换挑选,想验货还可以当场操一次。女犯每天晚上都会换到不同的监室任人蹂躏,本来看守所是没有这个规矩的,是囚犯自己发明出来,但看守所不去管。

    “刘千蕙,刘千蕙,怎么会是她!”苗萍低声沉吟一阵,看孙老五还是呆呆地站着,连忙呵斥道:“别看了,没你的事了,穿好衣服自动自觉自己回去,我可不送!”

    “是是是,苗警官你别生气,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娱乐室的门拉开,苗萍已经把衬衣的纽扣扣好,她听到了密集脚步声在门前响起,抬起头一看,那个孙老五傻呆呆地站在一侧,看似让路,但双眼似乎正盯着走过来的一个人。

    很快,看守所的刘所长走过,他似乎在带什么人参观看守所,一边走还一边介绍:这里是我们所的三间娱乐室!那表情居然也是一副谄笑和讨好!苗萍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所长亲自带进来的人是谁?

    接下来,一男一女走了过来,男的穿的很普通,没啥特别。女的一身杏色连衣裙,她的模样,尤其是像沙漏一样火爆的身材令苗萍也不禁在心中暗赞了一句,看来孙老五傻站盯看的就是她了。但认真看她相貌,苗萍心里又是一震,这个女的怎么和刚刚提起的那位刘千蕙长得有七八分相像,就是看上去年纪稍大一些。

    这两个人所长亲自出去迎接,不会是……——林家二小姐嘉华,其实已经失踪了一段时日。

    女儿出走,对于林家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讳莫如深,出走原因更是绝口不提。但现在我也不是外人了,所以嘉碧也没有向我隐瞒——在将云麾杰接回来后不久,有一次两父女矛盾终于爆发,大吵一场,具体吵了什么嘉碧并没有详细说,但我可以猜个七八分,林嘉华甚至当场撂下狠话,这辈子都不会再靠这个爹,然后离家出走。

    林雄自然也很生气,断了二小姐的财政供应,由得她在外边,不闻不问!

    开始的个把月,林嘉华还有和自己的姐姐和母亲联系,但渐渐个性十足而且情绪又起伏不定的二小姐和家人彻底断了音信,没人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

    林嘉碧之所以要用身体不断讨好那个罗恒顺,除了云麾杰的事情,还有就是要找到自己妹妹的下落。

    但看到罗恒顺发过来的那个地址,我们都有些愕然,就算二小姐的性格再不可思议,我们也没有料到人居然会在这个地方。

    “林嘉华用化名被拘留于甲一市第二区江岸看守所内,请与刘所长联系,电话……”

    林嘉华居然在看守所?是犯事被抓了进去?还是……因为情绪不稳定,自己赌气主动进去的?

    但无论如何,既然有线索,我们肯定也要过去看看,这下牛扒也懒得吃,胡乱吃了点东西,就按照地址,驾车急急而奔。

    如果二小姐真是主动弄自己进去的,她很清楚将会在里边面对什么,以她的秉性,实在是够匪夷所思。

    但也许……有什么事情,促使她下了最大决心,付出什么代价也在所不息。

    到了看守所说明来意,守门口的警察一边摇头叹息林嘉碧这样的美人居然不是来看守所报到的,一边拿起了电话。

    那位刘所长肯定知道林嘉碧的身份与她和罗恒顺之间的关系,所以非常热情,收到电话就马上跑了出来亲自带我们进去,他很知趣,没有当场提起二小姐的事情,示意进去再谈,看到我们对看守所的设施有些好奇,也为了乘机多沟通几句拉近与我们的关系,就开始热情介绍起来。

    “这是报到室,有部分犯事轻微的犯人可以在收到通知单三天内处理好个人事务再过来报到。这间就是女犯人暂时存放身上衣物的房间,进来拘留的女性在整个拘留期间都必须裸体,林小姐是我们的贵客,当然就不需要了,哈哈。”

    我和林嘉碧都没接这话,她只是笑一笑,虽然刘所长这话可能勾起了林嘉碧两腿之间的绮念,但她现在逼切想见妹妹,没什么心情放在性方面,除非是为了妹妹而有所需要。

    三个人经过走廊一间挂着“娱乐室”牌子的房间,刘所长刚好说了一句“这里是我们所的三间娱乐室!”其中一间的门就打开,一名看上去应该是拘留犯的男人从里边走出来,整个表情还带着十分满足和惬意,明显在里边“娱乐”得不错。

    这个人出来第一眼看见林嘉碧,双眼一下就冒出绿光,但第二眼看见刘所长,表情就相当滑稽地变得恭敬和端正,甚至还来了一个立正。

    “是……孙老五?谁在里边?”刘所长问了第一个问题。

    “报告!是苗警官!”

    其实我们都瞥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警,估计就是犯人口中的苗警官,正在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警服,两只纤手款款摆动,扣上上身浅蓝色制服衬衣的纽扣,那条深邃的乳沟也在衣服的收紧中渐渐成形。

    刘所长点点头,示意那个犯人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先离开,然后他却没有再继续前进,而是对里边的女警官说道:“苗警官,刚才那个是递了申请表的?我记得今天早上我批了七八份。”

    “是,刘所长,刚才我随手接了一单。”

    “难得你也出来接犯人的申请表,哈哈,我倒真没想到。”

    这位苗警官年纪看上去已经三十多岁了,算是年纪比较大的熟女,听到刘所长的说话,她一边笑一边把还有些凌乱的头发整理一下,说道:“今天单比较多嘛,所以我就接了一单,算是做一个表率。”

    “哈哈,我们所的犯人那么听话,表现得那么好!都是所里女警察的功劳!

    对了,苗警官,我也刚好有事找你。”说着,他用眼睛瞟一下我们两个,苗警官久在所里,自然会意,马上点点头,拿起黑色的警服外衣就跟在我们后边。

    沷怖页2u2u2u、c0m后边果然还有两间娱乐室,其中一间门还开着,一名相当年轻的女警被一个又黑又高大壮汉紧紧抱起,被一条粗鸡巴操得哇哇大叫。她两条大腿紧紧盘在壮汉腰身上边,而在光滑细嫩玉足上,还吊挂着印着警徽的内裤。

    再向前走就是一道巨大的铁门,旁边还有一个警卫室,几个在此看守的警察看见刘所长也是马上立正,我知道铁门后边就是拘留区了,当然,刘所长没有带我们进去,而是转了个弯,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大家分宾主坐好之后,也不再寒暄,正题终于可以开始了。

    “林小姐,罗警监私下要我们留意令妹的消息,刚好,我们发现在小半个月前有一名被送进来的拘留犯人,长相和令妹非常相似。”说着,他看了一眼苗萍,苗萍会意并从一边的抽屉中取出几张照片,递给我们。

    林嘉碧和我连忙接过,照片是进入看守所时拍摄的,包括了大头照和正面、左面、右面、后面的全身裸照,我和林嘉碧看过之后,叹了一口气,悬着多时的心,也总算暂时放了下来。

    “照片中的人,她现在在所里吗?”

    “在,她进来的时候身份证明叫刘千蕙,是因为在酒吧内打架斗殴进来的,我听处理的警察说,看见她长得不错,也不太忍心让她进来给男犯人随便轮奸,本来想大事化小,但她疯了似的直接袭警,还咬警察的手,只能把她制服之后弄了进来,因为也算是轻微罪行,直接判处执行拘留一个月。”

    我和林嘉碧对望一眼,我说道:“那,我们可以见一见她吗?”

    刘所长与苗萍对望一眼,本来看守所对探望犯人是有严格规定的,但现在也要顾及一些其他因素,刘所长于是站起来说道:“苗萍你去一趟吧,林小姐陈先生,我们去那边小会议室!”

    但刘所长没有进会议室,他借口有事先行离开。又过了约十分钟,会议室门终于打开了,我们连忙站了起来,但看见进来的人都吓了一跳。

    进来的“刘千蕙”明显就是林嘉华,只不过,她现在的模样,真是令我们意想不到!下身惨不忍睹,阴毛被湿漉漉的精液或者淫水弄成一绺又一绺,阴唇都翻了出来,一片水光。肚皮上和大腿根蒙了一层薄薄的精液。雪白双峰上边殷红的乳头完全挺立,乳晕上都是一颗颗凸起的小疙瘩,面颊又是一阵绯红,非常明显林家二小姐是正在与人交合期间硬拉过来的。

    送她进来的人二话不说直接出去,把房间门关上,此时里边只剩下我们三个。

    “嘉华!你这是干嘛呀!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嘉碧的声音都颤抖了,也是,这种情况她自己经历得多,但对嘉华来说……真是比较罕见。

    林嘉华抬起头,她的额头和发鬓都是细汗,双眼从迷茫中忽然有了些许的神采,嘴角先是微微弯起,然后开声说道:“姐,还有,姐夫?你们来了!”

    “姐夫”这个称呼,虽然我很乐意在她嘴里听到,但具体到今天这个场合,我是无论如何也得意不起来的,我连忙站了起来,说道:“二小姐,你姐终于找到你了。”

    “嘉华,你别胡扯了!你到底在干什么!”嘉碧声音都有些发颤。

    “没什么呀,我在学你,你不是喜欢这样和男人玩吗?干完一次又一次,我开始不知道,还感觉你够淫荡的。但最近才发现,原来女人的阴道真是空不下来的,要不停地让男人肏让男人玩,只有阴道里边被男人鸡巴填得满满的,才能体会到那种无法形容的快乐,整个人就像射了上天一样!体内都是欢愉与快乐。你以前喜欢去扫街,喜欢慰劳建筑工人,我现在也是有样学样,进来让犯人们玩玩,也算是为了城市的治安,消除戾气出一分力。现在每天不断让人轮着来操,躺着操,趴着操,站着操,坐着操,跪着操,像母狗一样操……嗯,真的是越来越上瘾,越来越喜欢!想想以前的日子我对性那么闭塞,真的是浪费那大好青春!”

    这话听得我目瞪口呆,林嘉华怎么变成这样,这番话……她居然说得出口!

    林嘉碧更加是哑口无言,过了一会,她才开腔说道:“嘉华,来,听姐的话,不要胡闹了,我马上找刘所长把你弄出来,好吧?我们回家,或者,你喜欢去哪里也行,总之不要呆在这里了。”

    “我那里也不去!”林嘉华忽然提高了音量,“我在这呆得好好的,喜欢让谁玩就让谁玩,而且我还有半个多月刑期,真是说放就放?你们走吧,不用管我了!我都说过不再回那个家,你以为我当时说的是气话吗?”

    林嘉华的这种态度,当姐姐的自然心都凉了,林嘉碧神色僵硬,慢慢坐了下来,没有再说话。

    此时我知道自己不说话不行,虽然一开口很有可能就是让二小姐喷一顿。

    “二小姐,你听我说一句,其实大小姐和林伯母都很关心你,大小姐为了找你,花了很多功夫……”

    “陈先生,或者,我应该叫你姐夫了?”果然,林嘉华抬高头,双眼带着戏谑,还有讥笑,打断了我的话:“说老实,我开始以为你这个人,除了口贱,行事轻佻,以及有些莫明其妙,就没有其他太大的毛病,而且还算得上是个科技奇才。但我万万想不到,你心计是那么深,用这个机会取而代之,爬了上去,现在我不单要叫你一声姐夫,林家要叫你一声姑爷,恐怕以后,集团上下也要叫你一声陈总了。”

    “嘉华!你这话也太过份了!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林嘉碧终于忍受不住,估计她以前也从来没有用过如此凌厉的声线对自己妹妹说过话,但我看她表情就知道,话甫出口,已经后悔了。

    “无论如何,我现在就是这样,你们走吧,不用来找我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说完这句,林嘉华再也不理会我们,高声对房间外叫道:“警察,我们聊完了,带我走吧!我不想见他们!”

    “嘉华你别闹脾气了,你知道我花多大功夫才找到你?你不想见我,也想想老妈呀,她担心你经常晚上都睡不了觉。”

    听到提起自己妈妈,林嘉华表情总算有了一些变化,但随即,声调还是那么冷:“你花多大功夫,意思就是让不少男人操过吧,这不正遂了你的意?还有,你提起妈妈,我对她也没有多少欠疚,当初那个人强奸破我处女身的时候,她干了什么?以为我忘记了吗!我不想再跟你们说话了,请回吧。”

    林嘉华的话说得如此决绝,这下大小姐真是彻底说不出话,会议室的门也打开了,林嘉华头也不回就走了出去,房间内就剩下我们两个,嘉碧低着头,一言不发,我看到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连忙伸手出去握着她的手,柔声说道:“嘉碧,别担心了,或者,或者二小姐她有自己的想法,我们现在暂时也没有其他办法,先等她拘留期满再说吧!”

    嘉碧没说话,只是点头,过了一会,房间门打开,却是刘所长走了进来,他明显已经知道刚才谈得不好,一坐下来就主动说道:“林小姐你放心,令妹我会安排好照顾好她,一会就把她调去单人房间,不让那些男人碰她,她拘留期满,我马上通知你们过来接她走。”

    “谢谢刘所长,我妹妹这次真的要劳烦你照顾,等她的事情完结,我会亲身过来多谢你,还有,我也会像那些女警官一样,去陪护慰劳男犯人,就算是我对看守所的感谢。”

    那位刘所长听了,双眼一下就放光,但很快就收敛住,他嘻嘻一笑,说道:“林小姐太客气了,这些事以后再说,总之令妹我们一定会照顾好的,你们放心就是了。”

    再客气一阵,我和沮丧的林嘉碧出了看守所,回到轿车上,因为她情绪不太好,所以换了我来开。但我却迟迟没有发动,过了一阵,才开口说道:“嘉碧,你感觉嘉华刚才说的是真心话吗?”

    “我也不知道,我们那么多年姐妹,她刚才说的话,确实很出乎意料,我也不知道她想搞什么。但既然刘所长已经答应了照顾她,再加上她也那么大一个人了,做什么事情自己也应该也有分寸,我也担心不了那么多了,唉……生在这个林家,真是冤孽,亚一,走吧,我现在不能担心嘉华太多,我要回去当集团林副总了,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我不能受这件事影响,不能!”

    这番话真是听得我心里一紧,我又再轻轻握着她的手安慰道:“嘉碧,不要这样,二小姐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在外边累了,自然就会回来,无论如何我都在你身边!要不找林伯母,或者张芸芸——哦不行,她现在怀孕在育儿中心里边出不来。”

    “亚一,我妈如果看见她刚才那个模样,肯定也会伤心,我们林家怎么也是有头有脸,女儿居然在看守所里边……但不告诉她又不行,我要想一想怎么和我妈说。算了,我们走吧,记得今天晚上的酒会,穿漂亮一点,依依替你买的衣服都不错,别老穿得像个程序员似的,你现在是我在商界应酬时候的伴侣,要注意。”

    “反正我不会失礼你们林家,嘉碧,你回去也换一套衣服吧,我总闻到这件有罗恒顺那股味道在上边!”

    我的这句话终于逗得林嘉碧开颜一笑,她戴上一个墨镜,笑道:“开车吧,麻烦你送我回去了,你下午去哪里?”

    “你刚才不是说我是程序员嘛,既然如此,只要手提电脑在我身边,我去哪里都可以工作。”

    “那替我向依依问声好,你明天还要去什么地方?”

    “许颖芝的『复弹』聚会,我知道张勇想你去,但我没直接答复,你自己看看吧。”

    “我现在那知道明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明天6点后再联系我吧。”

    “遵命,林副总!我们出发!”

    那个既端庄又体态撩人的少妇许颖芝终于瓜熟蒂落,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张勇自然很高兴,邀请了我参加明天晚上进行的许颖芝“复弹”聚会。

    “复弹”指的可不是孩子的满月酒,那个在个把月前已经摆过了,因为我不是张家和许家的至亲,所以没有参加。

    这个世界的妻子去育儿中心锁定了自己丈夫的基因之后,夫妻间会疯狂做几次,很快就会确认怀孕,此时妻子就要搬入育儿中心生活——育儿中心里边有充足的医疗人手和孕妇的各项保健、营养、体形锻炼、胎教等资源和教程,让所有孕妇在里边安心养胎,安心生育,期间孕妇不能接触除自己丈夫之外的异性,而且也不能做爱,中心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女性,为的是一来保证孕妇的性安全,二来当那些过来探望自己妻子的男人有性需要的时候,也可以随便在工作人员身上发泄。

    这其实相当于让孕妇在整个十月怀胎期间都关起来不与外面接触,我初听见时都相当愕然,但这项措施在这个世界已经实行了相当长的时间,已经到了一种“天经地义”的程度,和拜神根差不多。

    在分娩完之后,新妈妈终于可以回家了,但根据人体的生理特征,生产后女性有近两个月是不能做爱,这段期间新妈妈继续在家喂奶带孩子,直到育儿中心复查,认为你身体条件已经完全恢复了。

    那么大家都应该猜到“复弹”是什么意思了,就是妈妈生产完后,身体终于恢复到可以重新让男人的鸡巴捅进去,所以叫“复弹”!有些家庭因此会邀请夫妻之前的一些好友,看看新生儿,品尝一下用母乳制作出来的点心,还有就是亲身用鸡巴感受一下那条阴道的弹性紧致恢复得如何。

    不得不说一句真是很有仪式感!刚才也说过张芸芸怀孕进了育儿中心,所以不能出来。而许颖芝我也很久没见,可以去肏一肏她,再吮吸几口人奶,也是挺惬意的一件事。